【盾铁】电影之夜引发的一件小事

*cap生贺,傻白甜一发完。

 

正文:

当史蒂夫察觉到的时候,托尼已经保持着某种僵硬的姿势超过三分钟了。

他正打算转头去询问,突然眼前一暗,放映厅里的大荧幕上又出现了那个从电影开场五分钟起就一直不停在吞噬生命的巨大黑洞,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压抑却尖锐的抽气——声音来自他身边坐着的男人,托尼斯塔克,机械天才,未来学家,以及抱着核弹冲进过虫洞的AKA钢铁侠。

凭借昏暗的灯光和四倍的视力,史蒂夫不难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小胡子男人几乎静止的胸膛。而托尼只是僵直地坐在那里,两手攥着大腿上部的棉质睡裤,眼睛钉在屏幕上,屏住呼吸,如临大敌。

史蒂夫抬手拍了拍托尼的手臂,却不想托尼反应大到几乎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绷着一张脸嘴唇发白地瞪着他。

史蒂夫把屁股往托尼那边挪了挪,皱了皱眉头做了“托尼”的唇形,身体无意识地前倾。

托尼回过神后花了几秒钟找回了自己的呼吸——他任由一大口气猛地灌进鼻腔,紧接着浑身脱力地跌进沙发靠背里,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开始剧烈地喘息。

“托尼?”史蒂夫安抚地顺着托尼的胸口,湛蓝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托尼摇了摇头,一边平复着破碎的呼吸一边推开了史蒂夫的手。他摇摇晃晃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扶着墙壁慢慢地往放映厅的门口走去。

“托尼!”史蒂夫压低声音叫了一句,半个屁股已经离开了沙发。他冲坐在前面回过头来同样是一脸担忧的复仇者们点了点头,小跑着追了出去。

 

“托尼,”史蒂夫一出门就看见瘫坐在墙角下的托尼斯塔克,他急步走过去在他脚边蹲下,“你还好吗?”

托尼扯了一个面对媒体时标准的托尼斯达克式“我想说什么是我的事也从没有人可以从我的嘴里套出任何你们想要的信息所以做个乖孩子”的笑容:“一如既往。倒是你,对电影情节不感兴趣?——噢,我忘了你可是来自上个世纪的文艺兵了,对这种科幻电影不感兴趣也正常。”

史蒂夫用一种因为不被信任而难过的眼神看着他:“可你看起来不像是对电影不感兴趣。”

托尼把后脑勺抵在墙壁上,极度紧张之后涌上来的恶心和晕眩让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发抖,而史蒂夫的眼神让他的心脏都忍不住缩成一团。托尼安静地和史蒂夫对视了一会,忍不住撇开了视线,拔高了一点声音嘟囔:“好了鸡妈妈,就快些进去拥抱美妙的新世界吧,让我一个人待着。”

史蒂夫抿着嘴盯着托尼有些苍白的侧脸,皱着眉妥了协:“好,但先让我送你回到卧室,嗯?”

托尼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只一眼他就意识到自己是完全拗不过以固执著称的美国队长的,但托尼斯达克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认输”二字,而且更可气的是虽然罗杰斯用的是问句但他的语气里可完全没有一点点询问的意思,字跟字的缝隙间都充斥着美国队长下命令时的不容置疑。

托尼翻了个白眼,烦闷又抵触地张口就要反驳回去,余光却意外地扫到了史蒂夫攥得死紧的拳头。他心里咯噔一下,这一惊一顿地他嘴炮的起势就弱了下来。于是托尼便顺势把停顿延长了一会,然后干脆瘪瘪嘴垮下了嘴角那个嘲讽的弧度,也没有再试图掩饰自己混乱的呼吸。

托尼放松地赖在墙角,昂起脸挑起一边的眉毛,换了个轻松的语调调侃面前的大兵——用气声,当然,他还没缓过来呢:“上个世纪的,绅士哈?”

史蒂夫没说话,只伸手揽住托尼的肩膀用力将他从地上捞了起来。柔和的黄色灯光从天花板上的中央廊灯里洒了下来,把托尼最喜欢的那双蓝眼睛藏进了史蒂夫眉骨的阴影里面,那里面一点点的绿色也消匿不见。

托尼正浑身无力,只能借力靠在浑身腱子肉的强壮大兵身上往前挪——更正一下,是他被罗杰斯提溜着走。

“嘿,队长,”托尼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打算为自己的尊严进行非常有必要的抗争,“虽然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但你也不能提着我走吧?”

史蒂夫扬起了下巴,露出那双深邃的蓝眼睛,给了托尼一个“我现在很生气而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巴”的严厉眼神:“闭嘴,斯塔克。”

好样的罗杰斯,要不是看在我现在打不过你!托尼咬牙切齿地凑近了史蒂夫的脸,然后用鼻孔喷气的方式狠狠地朝史蒂夫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哼!”

 

托尼被史蒂夫轻手轻脚地扶到床上,那个该死的家伙还贴心地帮他脱了鞋袜,可怜他正被脑仁里叫嚣的疼痛扰得分身乏术,都没力气对罗杰斯像对待姑娘似的对待他发表不满了。

话说回来,这个上个世纪的大兵有对哪个姑娘做过这个吗?大概没有?不得不说这样的贴心的美国队长简直辣透了,要不是自己焦虑症发作了绝对愿意跟他来一发,事实上即使发作了也愿意——

“托尼!”史蒂夫满脸通红地打断了托尼的思绪。

“嗯?怎嘛?”托尼堪堪回神口齿不清地问,而后当他的视线在史蒂夫粉红的面颊上聚焦时,饶是见多识广的花花公子也惊奇地睁大了双眼。

“我没有,”罗杰斯的脸颊竟然还能更粉,托尼瞪大了眼睛咽着唾沫想,“对哪个姑娘做过这些,事实上也没有哪个姑娘会愿意,还有,我没有把你当成是、姑娘,托尼,我——”

“你会读心术吗罗杰斯!”托尼佯装怪异地盯着他,暗地里紧张地舔了舔干涩的唇。

“什么?不,托尼你刚才自己说出来了。”史蒂夫毫无自觉地直视着托尼,一脸的正直正经。

操,他的头更痛了,看在他还神志不清的份上,罗杰斯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善意的谎言或者没必要说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之类的处世准则吗?(虽然其实他知道也不会这么做)托尼本能地操起了面对尴尬时的那一套做派——强迫自己对上史蒂夫的视线,努力地挺起胸膛,深吸了口气,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套上了花花公子的外壳:“那并不代表什么甜心。顺便,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把我送了回来?但通常来说那都是帕珮的工作,所以你要是有需要的话尽管找她——当然不是那种需要,你知道的——现在你的任务也完成了,所以新世界还在楼下等着你呢,或者你真的想留下跟我来一发?”

史蒂夫露出了美国队长标准的“不,托尼,别犯浑,我知道你其实不是这个意思的,别这样”的神情,他生气又无奈地看着托尼,没有任何预兆地伸手握住了托尼搭在床沿的手的指尖:“我不会和你……来一发,但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托尼,你在发抖。”

“啊哦。”史蒂夫担忧又焦急的眼神实在有些超过了,托尼眼神游离了一会又转了回来,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一般眯起眼睛勾起一个“我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的笑容,然后犀利又放肆地盯着罗杰斯的脸蛋仔仔细细地瞧了个遍。史蒂夫在托尼意味深长的视线里显得有些不安,他有些苦恼地皱起眉挪开了视线,两颊可爱地鼓起来一点点,甚至微微噘起了嘴。

托尼用力咬上了嘴里的肉,试图压下已经涌到嘴边的喜爱的痴笑,而此时他心里的小人正跑上跑下地咋呼着他的童年偶像以及美国甜心有那么那么那么可爱!托尼憋了一会,然后一下子背过身把自己整个儿缩进被子里团成了一团,把屁股撅起来对着史蒂夫——说真的要不是他还难受着再加上刚才的史蒂夫可爱满分他绝对要冲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妈子放个屁——说:“不好意思我只听到了你的第一句话。还有随便你,反正我要睡觉了,你要是一定要待在这我也没有办法赶你出去。”

史蒂夫听了托尼的回答似乎松了口气,他扯开一个小而放松的微笑,伸出手拍了拍床上的白团子——大概是托尼肩膀的位置——小声地说:“做个好梦,托尼,”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声地加了一句,“我就在这,不用怕。”

真是个美好而又甜蜜的承诺,美国队长总能让人感到安心不是吗。托尼放松下来被焦虑过后一涌而上的疲惫给带进梦乡之前还在这么想着。

 

 

但当他又一次掉进那无穷无尽的浩渺宇宙和数不胜数的外星军队的包围圈的时候,他想他绝对可以接连不断地爆上半个小时以上不带重样并且绝对会让罗杰斯皱起眉头用他低沉性感的声音让自己住嘴的粗口。

他刚刚是不是提到了罗杰斯?噢是的,托尼不止一次幻想过那对可口的胸大肌的味道,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但他向他挚爱的科学发誓,他绝没有想过能在这种情况下体验这个——

“托尼,呼吸,托尼。”史蒂夫一手揽住托尼的腰,一手轻轻拍打着他被冷汗浸湿的脸庞,焦急地呼唤着托尼的名字。

托尼感觉到冷,于是他噎着呼吸往身前的热源凑过去,神志不清地呜咽着什么。

史蒂夫搂着托尼腰的右手往上移,不断安抚地拍着托尼的后背,原本停在他脸颊边的手掌也绕到了托尼的后脑勺处一下一下地顺着那些被主人睡到四处乱翘的深棕色卷毛:“托尼,醒过来,呼吸,深呼吸,好吗?”

“齐、不,”托尼开始挣扎,嘴里依旧含糊地往外吐出毫无章法的字眼,“呼、呼吸……约,虫洞,不!别,洛基、别……”

史蒂夫一个措手不及被托尼一手肘撞到了下巴,然后他的牙齿就狠狠地磕上了舌尖,疼得他整个人一缩,神情都扭曲了起来。史蒂夫“嘶——”了几声,又赶忙手脚并用地制住还在扑棱的托尼,大着舌头说:“托——嘶——托尼,不,没势了,都汇国区的,向心窝,都汇国区了。(托——嘶——托尼,不,没事了,都会过去的,相信我,都会过去的。)”

 

托尼在浩渺的宇宙里无所依偎地飘着,那颗他热爱的蓝色星球在他看不见的身后,无比遥远的远方隐约有几粒渺小的星光,而眼前,伺机待命的齐塔瑞大军的巢穴正炸开明黄色的光圈,那光圈一点一点而又快速地扩大着,仅仅几次呼吸的时间就吞噬了那个巨大的机器。紧接着,密密匝匝的的齐塔瑞士兵从顶上掉下来,砸向他。

他本能地想发动驱动器躲开,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盯着那具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外星躯壳狭长而暗淡的眼睛。余光里佩帕的影像渐渐模糊消散,红色的明晃晃的“呼叫失败”刺得他眼睛生疼。

托尼棕色的大眼被火光映得亮晶晶的,里头的星星却熄灭了。他呼出一口气,一阵酸意随之涌了上来,他的脑海里忽然又响起了史蒂夫平铺直叙的嗓音——“你知道这是一场单程的旅行。”

是的,我知道。

托尼想着,放弃一般合上了双眼。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他离开了他的躯体,但他仍然能看见。他能看见那些齐塔瑞士兵不断地从上空坠落,有一个砸到了他的盔甲上,那东西尖长的獠牙狠狠地磕进了他的面甲里,铁壳瞬间裂开了几道深痕。而那只是一个,还有其他好多好多个齐塔瑞士兵径直越过失去战斗能力的他的盔甲,冲向尚未闭合的虫洞,冲进那颗蓝色的星球。

 

 

托尼缓慢地睁开眼,呼吸停滞,大脑一片空白。

同样的梦做了太多次,他已经学会在醒来的时候不那么惊慌失措,但可悲的是,他想他永远也无法抵抗那股被吓到浑身发软却无能为力的恐惧。

“托尼,托尼,”史蒂夫温柔低沉的声线里带着如释重负的欣喜,托尼转动眼珠,对上了那双充斥着悲伤的蓝色宝石。

他有歌颂过那双美丽的蓝眼睛吗?托尼呆呆地看着史蒂夫——他从未如此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这样的破碎不堪而史蒂夫是这样的纯洁美好,是的,他一直知道这个,但他、他只是再一次认清了这个事实而已,这很寻常,托尼,这不难接受。

“你还好吗?托尼?”史蒂夫搂紧了他的腰,试图以温暖的力道安慰他,

托尼的身体迫切地想往史蒂夫温暖的怀抱里靠过去陷进去,但有另一股更大的声音将他锁在了原地,那是被刻进他骨子里的血债。这是他,托尼爱德华斯达克所铸成的罪孽,那些死在他所造的武器和战争之下的年轻人、所有人都在提醒着他,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托尼感到一阵窒息的痛苦,他逼迫自己凝视史蒂夫那双美好而纯净的蓝眼睛,逼迫自己去感受那铺天盖地的自畏缩和疼痛,然后他想起了那次有佩帕在身旁的惊醒和佩帕受到惊吓后毫不迟疑的离开。

“托尼,托尼。”史蒂夫一直在叫他的名字,用一种恋人间爱语一般的语调。

托尼不可抑制地因为史蒂夫的语气而颤抖。他试图收起自己破碎的眼神,却在尝试过后立即意识到他做不到。于是他只能关上沟通的窗户,小心翼翼地收起握紧了自己想要叛变理智伸向史蒂夫的双手。

史蒂夫滚烫的手心贴着托尼的后脑勺,用了点力气让托尼的脑袋靠近了自己一些,然后就静静地停在原地等待着。

托尼当然知道史蒂夫的意思,可他依旧僵直在原地不敢动弹,直到他的肩胛骨和脊柱都开始用尖锐的疼痛叫嚣着它们对史蒂夫的渴望,他才试探般地慢慢地一寸一寸把脸埋进了史蒂夫的脖子里。

而史蒂夫,噢,可爱又美好的史蒂夫毫不犹豫地搂紧了他,让残破的托尼得以舒适地陷进他的怀里,他还用他温柔的嘴唇亲吻着托尼的耳廓,模糊又亲密地说:“我在这,没事了,没事了。”

托尼的雷达感知到了主人面临着溺毙的危险,滴滴地发出了警告。托尼一惊,全身过电一般打了个颤,他正要动作,史蒂夫却先他一步锁紧了怀抱:“托尼,我们在家里,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史蒂夫的话音刚落,托尼的雷达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不争气的东西刺啦刺啦地冒了几簇火花,再没了动静。

托尼眨了眨眼,一时间涌上心头的竟是释怀和微弱的欣喜。他终于疲惫地放任自己跌进了那个温暖干燥的带着香醇肥皂味的怀抱里尝试着进入梦乡。

 

 

阳光透过复仇者大厦的落地玻璃窗倾泻进大厦主人的房间,铺洒在床,满地流淌。

托尼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团绵软又甜蜜的棉花当中,舒服得不想动弹。他又软软地赖了一会,才慢慢地睁开眼。

入眼的是男人肩部和脖颈衔接健美的曲线,鼻尖是清新的皂香,手心里是柔韧结实的肌腱,腰背上覆着一双温暖的手,而他的脑袋正枕在那人的大臂上。

托尼动作僵硬地往后退了一些,想要看清楚与自己相拥而眠的人的脸。

史蒂夫安静地陷在梦里,乖顺恬静的睡颜甜得托尼忍不住打了个颤,大个子的喉咙里发出小小的鼾声,呼噜呼噜地跟一只小猫一样让人感到喜爱和平静。

托尼合上了微张的唇,有些无措地咽了口唾沫,抬起还贴着史蒂夫后腰上的手对着空气比了几个手势。

无所不能的管家很快便在史蒂夫身后的不远处打开了一个蓝色的荧光屏,并保证它出现在了托尼的视线范围里,上头显示着当下的时间——早晨六点四十三分。

我记得史蒂夫晨跑的时间是六点?托尼疑惑地挑了挑眉。

敏锐的余光扫见史蒂夫的眼皮抖动了一下,托尼一惊,下意识地就闭上了眼装睡,还不忘挥挥手让贾维斯将全息屏幕撤掉。

史蒂夫正想像平常一样伸个懒腰然后起身,就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压了个不轻的重量,还有点刺刺地戳得他有些痒痒。

随着史蒂夫睁开眼,昨晚的记忆也一点一点地回笼。他安静地盯着托尼头顶的发旋看了一会,忍不住伸手拨了拨小胡子乱翘的棕色卷毛,缩了缩被蹭得痒痒的手臂,却又在托尼发出的一声不满的咕哝后立时停了动作。

而托尼吓得浑身僵硬,却又怕史蒂夫发现他是在装睡,只能努力地绷紧面部试图控制自己乱颤的眼睫毛,同时还不忘在内心里哀嚎着痛揍自己:托尼斯达克!谁允许你舒服到在那里乱哼哼的!你清醒点你还在装睡的好吗!就算史蒂夫的拥抱再温暖也不代表你可以忘我地哼哼好吗——嘶——嘘——

“……维斯,昨晚睡过去之后,托尼有醒来过吗?”史蒂夫轻声地向空中的电子管家询问。

——做个好孩子,贾维斯,我知道你听得到爸爸在想什么,你知道该怎么回答。托尼随手扯住了手边的被角开始蹂躏。

“先生没有起来过,罗杰斯队长。”贾维斯也配合地降低了音量。

“谢谢,顺便,现在几点了?”

“六点四十六分,队长。”

“这么晚了,”史蒂夫小声嘟囔着,又低下头看向了“熟睡”的托尼,然后柔软地笑了笑,“谢谢你,托尼,我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

托尼愣了一下——什么?

“再好好睡会吧,”史蒂夫温热的呼吸突然靠近扑在了托尼的额头,托尼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史蒂夫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亲吻,“托尼。”

 

听到卧室门咔嚓一声关上,托尼瞬间蹬开了身上史蒂夫临走前细心地给自己裹好的被子,一骨碌坐起来瞪着天花板:“贾维斯?告诉我刚才是我在做梦。”

“不,先生,您没有在做梦,”贾维斯怜爱地说,“那是真的,需要我给您播放昨晚以及刚才室内的录像吗?”

“不,不用了。”托尼抬起手搓了搓因为震惊而变得僵硬的脸庞,然后把脸埋在里手心里。

“先生,”贾维斯优雅的英伦腔里带着安抚和忠诚,“这里只有您和我。”

“……谢了,伙计。”托尼闷在手掌里的声音模糊地传了出来。

电子管家的回应难得地迟疑了几秒:“先生,您值得这个,请不要去否定自己。”

“你总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是吗?”托尼放下了手,头往后仰,靠在了墙壁上。

“您创造了我,这是我的职责。”

托尼瘫坐在床上,扯了个不大的微笑,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明媚的朝阳:“你说我值得这个,你认为史蒂夫喜欢我?”

“像您喜欢他一样。”贾维斯毫不犹豫地给出答复。

“就因为他昨晚提供的帮助?那只是队友间的——何况我,没有人会在看到我那种样子后还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贾维斯似乎发出了一声叹息:“先生,需要我提醒您罗杰斯队长离开的时间吗?”

“……”托尼被噎了一下,小声地反驳,“那又不代表什么。”

“先生,您昨晚再次入睡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您想看一下吗?”

“什么?”托尼下意识地问。

贾维斯没有多说,直接在托尼身前放出了一个演示屏,开始播放昨晚的录像。

 

史蒂夫在他睡着后很久都没有一直睁着眼睛。

他一下一下地拍着托尼的后背,柔和地看着托尼熟睡的脸。

画面像是静止了一样停在那一幕,忽然托尼动了一下,让史蒂夫从神游中回到了身体里。

托尼半睁着眼睛,显然还有一大大半的思绪陷在梦里:“史蒂夫?”

“嗯?”史蒂夫答。

“不、唔睡觉?”托尼口齿不清地表达自己的疑问。

史蒂夫笑了一下:“我看着你睡就好了。”

“嗯,不要,”托尼摇头晃脑地闭上了眼睛,可爱地皱着眉头,“看着,不舒服,睡不着。”

史蒂夫咧开嘴,揉了揉托尼的卷发:“那我不看着你了,快睡吧。”

“史蒂夫夫也睡、睡觉觉。”托尼两只手探出被子,在空气里摸索了一阵后找到了史蒂夫的脑袋,然后用力地把人拉了下来摁到自己怀里,笨拙地学着史蒂夫的手法摸了摸他的金发。

“托尼。”史蒂夫无奈地搂紧了他的腰保持平衡,看着近在咫尺的反应堆蓝光不知所措。

“舒服?”托尼又摸了摸史蒂夫的头发。

“嗯。”史蒂夫忍俊不禁。

“那我摸,你睡觉。”托尼说着,当真就有模有样地一下一下给史蒂夫顺着头发。

史蒂夫把脸贴近了托尼的反应堆,里头的机械运作的嗡嗡意外地让他感觉安定了些。他笑了笑,呼出一口气,就势闭上了眼睛,把自己埋进托尼的胸膛,尝试去进入梦乡。

 

托尼在贾维斯把投影关上的十分钟之后才难为情地憋出了一句:“好蠢。”

贾维斯早有准备:“需要我将这份录影删除吗?”

“……不,不要。”托尼拽过一旁的枕头把脸埋了进去。

“噢,先生。”贾维斯感叹道。

“——静音!”

 

 

 

此时距离托尼再一次从噩梦里惊醒还有四十九个小时五十一分钟零十一秒。

距离托尼意识到他有多渴望史蒂夫待在他身边还有四十九个小时五十一分钟零十五秒。

距离贾维斯偷偷地向罗杰斯队长通报他的主人情绪不稳定还有四十九个小时五十一分钟零十六秒。

距离罗杰斯赤脚冲出房间门来到托尼身边还有四十九个小时五十二分钟零秒。

距离托尼破口大骂贾维斯是个小叛徒还有四十九个小时五十二分钟零三十七秒。

距离史蒂夫再一次在托尼的床上醒来还有五十四个小时二十分钟零二秒。

 

距离贾维斯向仍旧泡在工作室里的托尼报告史蒂夫又没有入睡还有一百个小时七分钟。

距离托尼丢下工作跑去敲罗杰斯的门然后把他拎出来带着睡不着的老兵把纽约飞了个遍还有一百零四个小时二十分钟。

距离史蒂夫向托尼请求一个约会还有五百六十一个小时二十六分钟。

距离史蒂夫向托尼告白还有五百六十七个小时三分钟。

距离托尼在全世界面前紧张到磕巴地向史蒂夫求婚还有三千七百八十六个小时。

距离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世纪婚礼还有四千零五十个小时。

距离托尼和史蒂夫相伴终老还有三十五万零四百个小时。

 

 

-FIN-

 

彩蛋:

“史蒂夫,我们一起经历了一百七十六场战斗,我们曾经受过伤、丧失过自我、失去过彼此、无数次离死亡只有半步,但现在我们还肢体健全地站在这……你知道,我性格易变,自我迷恋,时常表现出强迫行为,还有自我毁灭倾向,与他人不好相处,更不喜欢听从命令。我曾经一直认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最出色,但事实是,你进入我的生命令我变得更好。而我无比感谢你在经历过这一切之后仍旧选择留在我的身边。我曾经拥有一切,却又一无所有,但我现在拥有你,”托尼紧张得能把手心里的戒指盒捏出一块凹陷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做的还不够好,而且从穿上制服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得不到稳定的生活,但我仍想给你一个家,想在你半夜不能入睡的时候给你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想让你每天都能够快乐地生活——我们是时候有个家了,史蒂夫。”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SteveRogers,will you marry me?”

“托尼,”史蒂夫发出了一声感叹,而后在媒体不间断地拍照声和刺眼的拍摄白光中也单膝跪下,宝蓝色的清澈眼眸温柔深情地注视着紧张兮兮又满怀期待的爱人,伸手扶住了托尼的肩膀,近乎虔诚地吻上那双在无数个无眠的深夜里总会温柔地亲吻自己的双唇:“I DO,MY LOVE.”

 

 

(注:彩蛋中托尼的话多数摘自电影或动画原台词,有改动。)

------

结果还是没赶上……还好没过美国时间!希望cap能够长命千岁!每天都能不知道为什么也开开心心的,终有一日能得见你期望的盛世。

评论(4)
热度(132)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