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史蒂夫的礼物(上)

*故事背景:

①史蒂夫和托尼成为彼此的BFF已经很长时间了,处在彼此心知肚明却始终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暧昧胶着状态中也已经很长时间了。

②距离两人相识的两周年纪念日还有五天,史蒂夫决定做些什么。

③托尼正在欧洲飞来飞去地处理近期SI的国际交易(是的,在佩帕的威逼利诱之下),理论上回来的时间就在五天之后。

 

 

*正文:

(上)

“哦上帝,”托尼笔挺地栽进酒店绵软舒适的床铺,跟死尸似地一动不动了,“贾维斯我最近又把草莓当作礼物送给佩帕了?”

手机里的电子管家贴心地开始播放舒缓的曲目:“并没有,先生。”

“那你怎么解释我现在距离累死只有一步之遥?”托尼疲倦地半闭着眼,嘴皮子倒是不停。

“先生,请恕我直言,这本来就是您的工作,只不过平常都是波茨小姐替您完成的。”

“抱歉?提醒我一下佩帕的昵称?”托尼努力地尝试挑起一边眉毛用来给自己的嘴炮增势,可惜意料之中他累到失败了。

“……无所不能的女超人,先生。”

“看,”托尼背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过记得帮我替她选一件合适的礼物。”

“好的,先生。”

“唔,我走了也有四五天了,大厦里面怎么样了?”托尼小幅度地用脸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发出一声喟叹。

“罗杰斯队长一切都好,先生。”贾维斯尽职尽责地回答。

托尼停下了蹭动,色厉内荏地说:“我问的是大厦,贾维斯,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

“数据显示是您,先生,”贾维斯几乎是在微笑,“鉴于这几天您都是用这个问题开头然后以向我打探罗杰斯队长的动向结束,所以我自作主张地替您省略了前面那些无用的步骤。”

“小坏蛋。”托尼咕哝一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先生?”

“嗯?”

“您到今天已经是第九次询问罗杰斯队长的状态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您想他了?”贾维斯用一种公事公办的“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做个记录”的语气问。

“……”托尼继续维持着挺尸的动作一动不动。

“我明白了,”贾维斯停顿了一下,“已替您呼叫罗杰斯队长。以及不用谢,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

“——什么!?”托尼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

 

“托尼?”史蒂夫几乎是秒接。

“呃,史蒂夫,是我。”托尼惊恐地吞咽了一下,仍保持着从床上弹起的动作。

“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史蒂夫似乎松了口气,“工作怎么样了?会很忙吗?现在结束了?你在休息吗?噢,我会不会打扰到你休息了,我——”

“嘿,嘿,亲爱的,你没有,好吗?你没有打扰到我,我现在的时间都是你的,所以别着急,一个一个问题慢慢问,明白?”

“喔,”史蒂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懊丧,“明白。”

“你怎么啦?”托尼的肩背放松下来,任由自己重新倒塌进软软的棉被里。

“我,”史蒂夫少见地停顿了一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嗯?”托尼睁开一只眼睛,怀疑地问,“你刚才是噘了嘴吗?美人队长。”

“托尼!”

“好的好的,我的错,我正举手投降呢,可惜你看不到,”托尼舒适地趴在床上,挪了挪屁股调整出一个更舒服的趴姿,“好啦,现在是姑娘们的心事交谈时间,贾维斯回避,你可以说了,身材火辣内心清纯的金发小妞。”

“托尼,我发誓,如果你再这样称呼我,我就,”史蒂夫咬牙切齿,“我就一整天都不理你了。”

“别呀,史蒂夫熊熊,我们说好要做彼此的BFF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那脆弱的心脏呢!?”托尼伤心地控诉着史蒂夫的暴行。

“托尼斯达克。”史蒂夫陈述。

“OK,好的,我不说了,”托尼咧开嘴,“工作一切都多得要死,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超乎你所有想象地忙,不过现在暂时都结束啦,以及我正准备休息,但是贾维斯认为我想你了,所以他擅作主张替我打了你的电话,以上,报告完毕,队长。”

“……”史蒂夫难得地沉默了。

“喂喂?史蒂夫?你在听吗?”托尼瞄了一眼显示仍在通话中的屏幕。

“所以,你想我了吗?”史蒂夫问。

“呃,”托尼灵光的大脑突然变成了浆糊,“那什么,我可能太累了出现幻听了,你说什么?”

史蒂夫呼出了一口气:“我想你啦,托尼宝贝。”

——!!!

意料之中带着惊恐的死寂。

史蒂夫挑了挑眉,紧张地抿起嘴唇,耳朵尖开始泛红。

“……”半响过去托尼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叫我什么?”

“是你先叫我史蒂夫熊熊的。”史蒂夫挺起胸膛,红晕从耳朵蔓延到了脸颊上。

“我叫你史蒂夫熊熊不代表你可以——”托尼猛地顿住,“噢,上帝,好吧我不是那个意思,史蒂夫,我就是一下子,你知道的,我,我嘛。”

“托尼,”史蒂夫小声地唤他,“那个不是关键。”

“昂?”

“关键是,”史蒂夫紧张得满脸通红,“我想你啦。”

两记直球。美国队长大概是冲着钢铁侠的命来的。托尼斯达克有些崩溃。

托尼把脸塞进了枕头里,用来掩盖自己的害羞,他模模糊糊地说:“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抱歉,”史蒂夫忍笑,“请说英文?”

“我说!”托尼把脑袋拔出来,冲电话吼,“贾维斯是对的!”

“噢,”史蒂夫笑弯了眼,“这个我很早就知道了。”

“先生,鉴于我不能辜负您的夸奖,”贾维斯突然发声,“您唔了九个字,和您刚刚吼的六个字并不吻合。”

“啊啊啊静音!”托尼红着脸怒喊。

“好的,先生。”贾维斯忠诚地说。

“看起来贾维斯一直是对的?”史蒂夫笑问。

“你也静音!”托尼捂住耳朵缩进了床里。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史蒂夫软下语气,“托尼,你累不累?”

“还好。”才怪。

“才怪。”

“咦?”

“咦什么,你得好好休息了,佩帕告诉我再有五天你就回来了,对吗?”

“在这种问题上,佩帕一向是正确的,你可以相信她。”托尼大方地说。

“噢,托尼。好啦,我不吵你了,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还有场硬仗要打呢,士兵!”

“这可比打仗累多了,以及绝不会只有一场,史蒂夫叔叔。”托尼嘲他。

“那好吧,你等你回来叔叔有奖励,好吗?”史蒂夫哄道。

“噢,你对这上瘾了是不是?绝对的,让我猜猜奖励是什么!小红花?贴满了小红花的小本本?把小红花生出来的大红花?”

“都不是,”史蒂夫严肃却又温柔地说,“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得自己回来看,孩子。”

“那,哈欠,那好吧,史蒂夫叔叔。”托尼困倦地嘟囔着。

“好好休息,晚安,托尼,做个好梦。”史蒂夫轻声说。

“晚,呼噜,晚安,史蒂夫。”托尼软软地滑进了梦乡。


评论(3)
热度(55)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