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托尼斯达克从不装B 1

要说在前面的话:……它又回来了,以及情节发展有大改,感情线的发展也有大变化,看过的小伙伴可以忘掉之前那个,重新开始嘿嘿嘿。

======

预警:

*ABO世界观

*(可能)涉及CP:盾A/铁O;冬A/寡A;锤A/基O;寇尔森A/鹰眼B;复联亲情向。

*OOC有,注意避雷。

===

设定:

*意志坚定的O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发情时对ALPHA产生的性渴望,也存在具有针对性的O发情期间控制性渴望的教育和训练。但如果是药物迫使发情的性渴望,不论AO都必须得到纾解,否则可能导致生殖系统紊乱和长期性昏迷,因此催情剂属于违法物品。

*O发情期前不宜剧烈运动,否则会加剧发情期得到ALPHA标记前的子宫阵痛。如果保养得当,子宫阵痛可缓解或消除,相反,子宫阵痛频率和幅度将会剧增,可能出现昏迷、脱水、窒息、痉挛等一系列症状,严重的可能伤及身体生殖系统,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甚至危及性命。

*B无发情期,信息素味道极淡,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极少数的B在遇到自己的伴侣后开始可以闻到彼此的味道。

*O在社会上已经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话语权,AO的隶属关系逐渐被人们质疑,但整体来看权力的天平仍然倾向于A。

 

 

正文:

 

1.

“BOOM——”一枚炮弹在北非一个普通村镇的主干道上炸开,爆炸产生的明黄色黄晕迅速爆开膨胀把钢铁侠金红色的身影吞吃进去,托尼只觉一阵迅猛的热浪从脚底蹿上背部,燎过后颈在颅后猛地刺进来,接着自己被炸到了几米开外。

随着斑驳掉漆的金红盔甲“哐当”一声摔在干裂的沥青公路上,他暂时失去了对盔甲的控制权,星期五,他的好姑娘重启还需要一段时间。

托尼睁开因为痛感刺激而闭上的右眼,就瞅见眼前开裂的屏幕上一片漆黑,而他右耳后方的头甲被刚才的爆炸撕开了一道不窄的裂缝。小胡子男人小声地“嘶”了几下,在心里默数了四秒,然后如愿听见了机车引擎由远及近的轰鸣声。

史蒂夫将盾牌架在机车前,加大马力冲到钢铁侠身侧,来了个漂亮地甩尾急刹:“托尼?你还好吗?”

“我——咳!呸呸!”托尼一张口便吃了一嘴铁屑,他艰难地抬起笨重的手甲冲队长小幅度地挥了挥手,“我没事,星期五重启还需要四十秒,四点钟方向五十米和六点钟方向三十米还有三十来个欧洲雇佣兵,主要武器是枪支坦克和那些该死的炮弹。”

钢铁侠话音刚落,又一枚炮弹在他们身前不远炸开,美国队长迅速地启动盾牌的回收装置将盾牌吸附回手臂,翻身下车蹲到横躺在地的盔甲身旁,以盾牌挡去爆炸对两人的冲击。

*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坡,公路延伸到前方十米处就开始下坡,有一段视线盲点。第二轮的爆炸过后,史蒂夫站起来抖了抖制服上的碎土块,一只手握上机车的把手,干净的海蓝色眼睛环视一周后盯向了前方下坡处的一条横截面直线的路面。

棕黄色的坦克长型枪管越过盲线出现在视线里,史蒂夫矮下左肩,手掌下移扣住了机车的底座。直到大半辆坦克都成功驶上长坡展露身形,史蒂夫才使劲将机车往前翻起,超级士兵大臂上的弘二头肌高高隆起,猛地一发力将机车朝坦克掀打过去。斯达克出品的昂贵坚实的机身直直地砸中坦克正中央的控制仓,生生将坦克从上而下撕成两半。

在机甲碎裂的轰鸣声中,史蒂夫的身后也适时地传来机械运作贴合的嗡鸣声。大兵饱满丰润的嘴唇闻声拉开了一个快活的弧度,没有被头盔束缚的方正下巴小幅度地朝上抬起着。

托尼操控着盔甲重新启动脚部的推进器飞起来,他望着面前裂开两半还冒着滚滚黑烟的坦克和机车挑了挑眉,伸手握住史蒂夫朝后伸出的手将他拽到自己盔甲上专门为他所设的凹陷站位上:“你就这么眼都不眨地把你的宝贝丢出去了?我大概得重新认识认识你了,罗杰斯。”

史蒂夫的双手从盔甲的腋下穿过十指嵌进肩背衔接处的凹槽里,确保了自己不会在接下来的飞行当中掉落:“那不是,托尼,那只是你送我的二十三台无科技机车中的一台。”

托尼搂住史蒂夫的腰向上飞起,边佯装惊讶地接茬:“无科技机车?我竟然做过无科技产品?”

史蒂夫低头扫视脚下一望无垠的草原,精确地找到那剩余的几批雇佣兵的隐蔽地:“只是过去半年来你喝醉之后的作品。往五点钟方向走四十米。”

“Roger that,”托尼调笑着,按指示方位飞去,“那你现在还有多少台可以扔?”

托尼听话地飞到了罗杰斯指定的方位,甚至贴心地换了右手搂住美国队长的腰,将史蒂夫右边攻击范围里的阻碍通通撤开。被钢铁侠开了“绿灯”的史蒂夫似笑非笑地瞅了眼盔甲的眼部,然后从裤匣里掏出的三枚微型圆盘炸弹,朝目标顺次扔出去,并在第一声爆炸后开始列数:“无科技机车剩下二十二台,飞翔机车三十七台,”第二枚在敌军中炸开,“地面滑行机车十八台,再加上上一台你认为的我的宝贝,”第三枚,“一共七十八台。”

“漂亮,队长,”钢铁侠换回左手搂住美国队长的腰,加速推进器朝两秒前黑寡妇发来的定位飞去,“顺便,我是不是该把最近发明清单里的机车部分暂时推后了?”

“你最好是的,托尼。”史蒂夫点开投影查阅着附在定位中的工厂资料,看起来并没有把托尼“退后发明机车”的建议放在心上——看在那七十八台机车的份上,托尼自己从来不会在下一秒还记得自己刚才有过“把史蒂夫的机车/盾牌/制服等等等等的更新推后”的念头。

“那换你的盾牌怎么样?”托尼借着史蒂夫滑出来的全息投影扫了几眼材料,咧开嘴。

你们瞧。史蒂夫叹息着地翻了钢铁人一个白眼:“不,托尼,两天前你才刚给她升过级。”

“噢,”托尼懊恼地叹了一声,又用喜爱的语气说,“我真贴心。”

“我知道你是的。谢谢你,托尼,”史蒂夫看完资料收起了屏幕,手放回托尼右肩后的凹槽前用了点力气拍了拍盔甲的后颈,“但是你又忘了过两天是什么日子了是不是?”

铁人的面甲偏过来对着他:“什么日子?”

“今年的第二个三个月的第一个周末。”史蒂夫头盔下的眉头不满地皱起,深邃的蓝眼睛批判地盯着面甲那道狭长的眼部镂空。

“啥?”

“您的发情期,BOSS。”星期五好心地提醒道。

“……呃,”托尼托着史蒂夫的手甲里的五指缩了缩,心虚地嘟囔,“这不是还有两天嘛,着什么急。”

“托尼,我以为我们已经就这个问题谈过很多次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的身体上点心,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史蒂夫的不满快要从那双担忧的蓝眼睛当中喷出。

托尼在盔甲里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开始下降:“是的是的,星期五可以作证你说过很多次了。”

“托尼——”

“好的!我们到达战场啦,”托尼稳稳地降落在工厂前的空地上,“礼貌”地打断了史蒂夫的话,试图用提醒美国队长他们的处境来逃避这场令人头疼的说教,“准备好战斗了吗?士兵,再耽搁下去克林特该笑话我们迟到了。”

史蒂夫从盔甲上下来,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裤匣,用想要盯穿盔甲的严厉眼神看了托尼好一会,在小胡子几乎要缴械的时候才终于挪开了目光和搭在裤匣上的手:“随时随地。”

托尼面甲后的焦糖色大眼睛疑惑地眯起,他探究的目光在史蒂夫的眼睛和裤匣间游移了几下。

史蒂夫自然看出了盔甲微小的动静,便也大大方方地迎上了男人的视线,坦然地拍了拍裤匣意示:“我既然记得你的发情期,就不会让你什么准备都没有。”

托尼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肩膀往后缩了缩,有些害羞:“哇喔,甜心,我记得这小玩意可是放在我卧室里的,你进去了?”

“嗯哼,”史蒂夫几乎要气笑了,“‘酷帅队长以摇滚的名义命令你跟着节奏动起来’(*),天哪,托尼,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来真的。”

“噢,天啦,瞧瞧你刚才无比自然地说出了些什么?鉴于你的接受能力这么好,或许我可以告诉你我让贾维斯把你这句话设置成了起床的铃声?”托尼心下暗喜着史蒂夫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居然拥有进入自己房间的权限的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嘴上也就恢复了调笑的口吻。

“又或许你该先告诉我是不是大家都能用自己的口令进入你的房间?”史蒂夫朝前迈了一步,高挺的鼻梁几乎要碰上托尼的面甲,那双大海般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喜爱和宠溺几乎让托尼忘记了呼吸。

还没等他磕磕巴巴地编出什么不能令人信服的理由,耳麦中就传来黑寡妇——全能的娜塔莉,她跟佩帕一样,总能拯救托尼斯达克于水火——压低了的嗓音:“男孩们,别再在彼此的眼睛里游泳了,我们发现了——ZHIZHI,ZHIZHIZHI……”

聪明无比的斯达克顺势咒了一句落后村庄里的信号问题来表达“我们就让上一个话题过去吧”的意思,而史蒂夫也往后退开——他们还有很多时间来讨论这个问题,现在,任务要紧——抬腿往仓库大门走去。就在托尼以为他们达成了共识的时候,史蒂夫明显忍着笑意的嗓音带着美国队长式的坚持和执着通过耳麦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别以为这就掀过去了,托尼,我们可以等到这任务结束。”

“噢,史蒂夫。”托尼懊恼地低叹,但他向是来拿固执的美国队长毫无办法的。托尼瘪着嘴气鼓鼓地启动了推进器,咻地一下越过史蒂夫先他一步进入了仓库内的战场,像是这样单方面的比赛能帮他搬回一成似的。

-TBC-
(*):漫画梗。说这句话的队长帅爆苏炸了!

评论(3)
热度(133)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瑞Mia 转载了此文字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