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蓝莓蛋挞(一发完)

ooc慎。

=======

自从哈皮把他从医院送回来,他已经有意无意不去想那些已经过去挺久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了,但有的时候“偶然”来的挺操蛋的。

托尼正压着腿坐在工作室的地板上,盯着面前地板上放着的那盒打开的蓝莓蛋挞发呆——当然不是他做的,他让星期五帮他叫了外卖。不不不,蛋挞很好,蓝莓更佳,但是蓝莓和蛋挞结合起来让他想到了那个丢下了他的老姑娘一走了之的男人。

*

史蒂夫有一个很小的习惯。在他们之间那些愉悦的性爱之后,金发的男人总会凑过来亲吻他的眉峰,腻歪地和他交换几个湿漉漉的亲吻后花半分钟的时间找到一条还算干净的床单围在胯间,赤脚走到他们俩套间里的那个小灶台间里给他做些甜腻腻的糕点吃。

先说好,这个举动可能是因为史蒂夫觉得吃了那些甜腻腻的小玩意儿之后他晚上能睡得好一点什么的,他本人是没有这么要求过的。你得知道,就算他在从阿富汗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佩帕给他买个芝士汉堡、还在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飞到一个巨大的甜甜圈里面吃一个小甜甜圈,那也不能说明他就有多爱吃那些甜食和垃圾食品,他绝对有那个自制力让自己挺久不吃它们的。而且说句实话,在被那根超级大屌把脑浆都操射出去之后谁还会记得吃这回事啊。但是如果这是史蒂夫觉得需要的东西或者想要给出去的心意,他没理由不选择让史蒂夫能开心一些。

总之,就是这么个小事,跟蓝莓蛋挞有什么关系相信你们也已经猜到了。

他喜欢吃蓝莓,冰箱里的蛋也不少,所以史蒂夫比较经常做的就是蓝莓蛋挞。

他有一阵子没吃这个了,在史蒂夫跑去瓦坎达把自己搞得蓬头垢面之后。别问他怎么知道的,毕竟现在给史蒂夫发讯息已经不是什么难以做出的举动了。他也不记得是谁先发出的第一条,可能是他在某一次应酬酒醉之后发出去了一串乱码(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那他慷慨地奉献给了这台老古董就为了找一条匹配的充电线好保证它能够随时处于待机状态的三天时间——托尼斯达克人生里宝贵的三天时间,实际意义上的“贵”),也可能是史蒂夫在某一次战斗(毕竟哪里都不缺强者对弱者的侵犯而美国队长绝不能容忍这个)后的夜晚在床上躺着躺着突然就想他了发过来的一些很简洁但是足够腻歪的话。反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开始互通简讯了,基本上还是跟工作有关系(怎么跟国会周旋撤掉他们的通缉令、考虑招揽像小蜘蛛这样的新的英雄扩充联盟还有最核心的协议分歧之类的那些),大概占了82%吧。

剩下的那部分,史蒂夫说自己的情况说的比较多,什么那边的剃须刀和须后水都用不习惯,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打理自己,现在就跟一只猕猴桃一样啊、什么克林特某一天突发奇想要给美国队长剃一个跟钢铁侠一样的胡子结果剃到一半就丢了刀说果然这个造型只有铁罐才hold得好看(他不得不承认看到这条讯息他还是挺开心的,毕竟克林特在监狱里说的那些话实在让他有些难过)啊、还有他今天抽空凭着记忆画了一幅大厦的素描,感觉有一点点找不到纽约之战后他跑到大厦楼下咖啡厅画的那副里的感觉了什么的。噢,对了,史蒂夫还跟他说了关于那位巴基,史蒂夫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因为害怕自己尚不可控的洗脑程序选择了把自己冻回去的事情。

而他这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是能说的相对来说就比较少了,除了日常的媒体对“破裂的复仇者”和“他被质疑能不能带领剩下的复仇者保护美国”这些话题近乎偏执的疯狂(这没什么好说的一向都是他的活儿)、罗斯的步步紧逼(这个史蒂夫也没必要知道)、民众的压力(这个不说他也知道)和他那条越来越不听话的左臂(或者直接是心脏吧,这个是属于画上记号的那种最不能说)之外,能说的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就像史蒂夫剩下那部分说的那些。

其实他很多时候都不觉得现在跟过去的差别有多大,大概是因为彼此都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性了吧,自打回复通讯以来,他们共享一切不让对方担忧的资源,默契地躲开一切有关于新伤旧伤、心理压力的话题(他们还共享一张床裸裎相对的时候这些东西可瞒不下来,现在隔着重洋就变得简单不过了),这让他意识到他们在这个方面还是一样见鬼的相似。

*

托尼让自己的思绪飘得有些远,然后花了一点点力气把它给拉回来。

他先是吃了几个蓝莓蛋挞安慰自己鬼吼鬼叫的胃,然后才叫星期五给自己打开了瓦坎达地形的全息影像,扫了两眼那个上条讯息里史蒂夫提到的山头,把那台老人机抓了过来,随意地舔了舔手指上沾上的蓝莓酱就开始按简讯。

 

--星期五给我叫了蓝莓蛋挞。  TS.

 

托尼把信息发出去之后也没想着那边能马上回他——这个点那个作息规律的士兵十有八九已经睡了。他撇撇嘴,又仔细读了一遍自己刚才发出去的话,比较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合上手机把它放在台面上,再次一头扎进了那些实验数据里。

*

史蒂夫的回信在五个小时之后到来。那台老古董小小的屏幕亮了起来,响亮地嘀嘟了一声。

 

--我猜他们没有洒上牛油饼碎吧,我回去就给你做。  SR.

 

托尼读了两边才读明白后半句话(这不能怪他,回来这种事他们之前只在工作范围里提过),然后就捏着小巧坚实的机身揉了揉鼻子。他的脑子现在有点乱,刚才那些蓝盈盈的数据和史蒂夫的蓝眼睛交替着晃来晃去,搅得他一时间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缩在地上的男人把手机拉远又看了一遍眼前的简讯,然后把视线挪到不远处墙角里搁着的那面早已被修补好的红蓝盾上,咬着嘴巴想了两分钟之后习惯性地揉了揉左边肩膀,从兜里掏出自己的starkphone按了一串号码拨了出去。

“老板?”哈皮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哈皮,我打算卖了大厦搬去基地住了。你帮我找个过得去的下家吧。”

-END-

评论
热度(102)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