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十六)

声明:本文主要人物来源于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角色及其灵魂属于演员,我不拥有他们。一切与原剧设定对不上的地方都是由于本人对人物、情节掌握不到位。所有的错误在我。

16.封印

“呯呯呯——”急切又慌乱的敲门声猛然打破了室内的静谧。

圣姑拍了拍紫萱的肩膀,示意自己去开门。

紫萱松开手,趁着圣姑走向门口的空当拭了拭眼角的湿润,跟了过去。

门开了。

徐长卿双目通红地站在门外,眼里被慌乱和恐惧填满了。他雪白的衣衫上沾着血迹,褶皱斑驳,失了血色的双唇不住地开合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

紫萱从未见过这么失态的徐长卿。

“景兄弟他……”徐长卿吞咽了一下,声音哑的厉害。

紫萱同圣姑交换了一个眼神,暗道不好:“长卿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现在就过去!”

 

西厢内。

圣姑坐在床边替景天诊脉。良久,她收回手,声音低沉:“他没有大碍。”

徐长卿稍微地松了口气,但眉头依旧紧皱着。

“不过此番已是伤到了丹田和心脉,我需要运功帮他调息,具体的事情,就让紫萱跟你说吧。”圣姑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哪怕是应了景天也没有办法了。

徐长卿侧头望向紫萱。紫萱微抿了抿唇,眉间因为担忧凝作一处,带着安慰的意思冲他点了点头。

徐长卿几不可察地叹息一声,眨了眨过于干涩的眼睛。忽然感觉衣摆被扯了扯,他低头一看,是青儿。

只见女儿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小手拉着自己的衣摆,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明明写满了害怕,却仍固执地咬着下唇直直地望着他。

徐长卿内心压抑着的情绪一下子喷涌出来。他勉力笑了笑,弯下腰握住女儿的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青儿忽然很难过,对父亲的心疼让她忘记了害怕。她皱着一张小脸,抬手为爹爹擦了擦面颊上的血污。

一股暖流自心底淌出来,徐长卿险些没有忍住眼泪。他蹲下身静静地看着青儿,然后用力地拥抱了她。

 

紫萱施了法让青儿安稳地睡下,便带着徐长卿出了里屋。

她面色严肃,开门见山地道:“景天跟天帝做了一个交易,让那些所有被邪剑仙所杀的人,都能够活过来。”

徐长卿瞳孔收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相对应的代价,就是他自己的性命。”

徐长卿一下子站立不稳,整个人往后踩差了一步,身形一晃。

“长卿!”紫萱慌忙伸手去扶,却转眼就见他稳住了身子,脊梁笔直。

再看时,徐长卿的眼神已变得镇定又沉稳,犹如一把未出鞘的上古宝剑,气质沉如深渊,定如山岳。

紫萱睁大了眼,内心既惊讶又震撼。

“我多少能够猜到一点,掌门同我说过,他和长老们的护心莲只可以救三个人,救了雪见姑娘、你还有重楼,可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活了过来,如果没有人做了什么的话,是不可能的。”徐长卿说的很慢,明明面上的神情平静,可声音中却藏匿着一种闻之落泪的悲怆。

“长卿。”紫萱突然唤了一声。

徐长卿眼前一晃,似乎有什么从脑海里被抽了出去,太阳穴开始发胀。

紫萱一见他的神色就知自己所料不差,缓声道:“长卿,你定住心神,别慌。”

他抬手按住眉心,稳定呼吸。

“留芳他,”紫萱开口,“不是普通的人类。”

徐长卿抬眼望她。

“他是镇妖剑剑灵的转世。”

“……我,”徐长卿面色惊疑不定,“我是镇妖剑?”

紫萱凝眉,点了点头。

“不……怎么会……”徐长卿无意识地呢喃着,眉头紧紧地皱到了一起,不住地小幅度摇着头。

紫萱有些着急,脑子里倏忽闪过什么:“景天说,你看见过神树不是吗?”

徐长卿身子一僵,愣愣地抬起头看她。

“长卿,你失忆怕也是和这件事有关。”

“轰隆——”天边一道惊雷,惊得徐长卿心头一紧。紧接着一道闪电划破了天幕,像是在天的肚子上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一瞬间天地亮如白昼。

徐长卿神思一震——泛着寒光的兵戟、军甲,银色的头盔、披肩,密密匝匝的兵将,一个人惊讶慌乱的神情和他奋力伸出的手,不断坠落的自己——他好像陷进了一块沼泽地,无论怎么挣扎都只会越陷越深。

徐长卿猛地抱住头,腰背躬起,身子紧绷。

他的头疼得快要炸开来,就像有一个人正拿着一把钝刀在颅边细细地磨,刀上的冷光凝成了实质的冰,铺天盖地地侵入他的眼耳口鼻,冻的他几欲失去知觉。

紫萱一惊,忙闪身绕到徐长卿身后,手掌贴上他的背部,源源不断地将温和的紫光渡到徐长卿身上。

 

半响徐长卿才平静了下来,一张俊脸苍白,勉强地弯了弯唇:“谢谢你,紫萱。”

紫萱摇了摇头,眼里闪过愧意:“我没有想到你会……”

“没事,不管是这一世的记忆,还是镇妖的记忆,只要有一点要想起来的势头,都会这样,不是你的错。”徐长卿缓过来几分,宽慰道。

“方才,”紫萱犹豫了一下,“你的体内,像是有封印。”

“封印?”徐长卿疑惑。

“嗯,不过我只能大概地感知到它。这个封印应该已经下了很久了,明显有松动的迹象,可之前,重楼伤你那次,我替你疗伤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你体内有封印,也有可能是因为邪剑仙一役,催动了你体内的灵气。而且方才你晃神那一下,怕也是封印松动造成的。”紫萱扶着徐长卿坐了到石凳上,道。

徐长卿的手抚上胸口,面上若有所思,呢喃道:“或许苏掌柜会知道。”

“谁?”

“这就说来话长了,”徐长卿没有多言,只问道,“景兄弟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紫萱叹息一声,眼神有些复杂:“景天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他与天帝做的交易应该还没有那么快兑现,如果此次天帝就要召回飞蓬的话,那他的肉身就不会完好地在这了。”

徐长卿思虑一阵:“他许是上天庭去了。”

“天庭?”紫萱不解。

徐长卿点了点头:“依景兄弟的性子,是不会轻易地答应回去的。他是景天,不是飞蓬。”

“你是真了解他。”紫萱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意味,好像只是平铺直叙地道出事实。

徐长卿垂眸笑了笑,没说话。

评论(2)
热度(19)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