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二十五)

声明:本文主要人物来源于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角色及其灵魂属于演员,我不拥有他们。一切与原剧设定对不上的地方都是由于本人对人物、情节掌握不到位。所有的错误在我。


25.前尘(上、下)


·说在前面的话:本章开始进入飞留线,涉及神魔两界的恩怨纷争,一切皆出于我的脑洞,与中华传说系统里的天帝伏羲与女娲娘娘一线没有关系。不适者慎入!

 

千万年以前的天界一片安详,那时候的天帝还只是他的父帝众多孩子中较为出类拔萃的那一个,名唤梁玄明。他潜心修炼,对自己的法术要求精益求精。彼时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一是修炼,二就是他的好兄弟,顾苍术。

顾苍术是上古神祗的后裔,仙力纯厚,法力高强。只是他族中的长辈都陨落在了千年前的那一场神魔大战之中,他是顾家直系留下的唯一血脉,自然就担起了整个家族的担子。因为是神族后代,自身仙基稳固,加之其天资聪颖,修炼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可他骨子里的好学上进让他对于修炼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在这一点上倒与当时的天帝梁玄明一拍即合。

二人幼时便已相识,是一起长大的情分,感情特别好,衣食住行都在一起。

一次,二人下凡历练,因为都是好剑之人,便相约前去拜访被尊称为人间铸剑第一家的柳家,并与柳家大小姐柳芙湘相识,更同时倾心于她的才华和性情。

柳家是剑仙后人,那时候天界还没有什么神人不得相恋的规矩,剑仙与一凡间女子相爱,便留在了人间。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眨眼间红颜已逝,他强忍着悲痛将妻子葬在了京郊的梅园,并嘱咐儿子务必要将铸剑之术代代传下去。后来,剑仙在梅园修了间草屋,日夜伴在妻子坟前,一直到天兵天将下凡来捉才回了天界。这便是柳家的来源。至于梁玄明顾苍术和柳芙湘的故事,他们几人都不爱张扬,当时在京城的名门望族也只有相熟的几家才知晓一二,与旁人说道时也只道是柳家小姐最终选择了顾苍术。彼时梁玄明虽然痛苦不解,但也还是选择了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予以祝福。

顾苍术和柳芙湘很快便成了亲,生了个女儿,取名顾渌筝。顾渌筝从父母之志,对铸剑有着超凡的天分和爱好,修炼之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铸剑石室里头研究那些玄铁兵器。

梁玄明不久便回了天界,顾苍术一家三口则平平静静地在人间过日子。不料没过几年,魔界突然来犯人间,以致民不聊生。顾苍术以传音之术告知梁玄明后,便投入了激战之中。梁玄明当年一念之差,被魔族所诱,催生了当年夭折心底的念想,下了界还没有来得及为兄弟做些什么,却阴差阳错地将柳芙湘母女暴露在了魔族面前。彼时魔尊之子方被顾苍术斩于剑下,魔尊心中的满腔怨恨正无处发泄,又怎会放过送到嘴边的肉,因而对柳芙湘母女是百般折磨。柳芙湘拼死护着女儿,可待顾苍术赶来之时,她已然断了气。

当时顾渌筝跪坐在惨死的母亲身旁,满面的泪和眼底的空洞像一把利刃狠狠刺进了顾苍术心里。他悲痛地大吼一声,拔剑就去跟魔尊拼命,最终却只得了个两败俱伤的结局。魔尊重伤被下属送回宫中修养,而顾苍术撑着最后一丝清明呕出一口血,再没了力气追上去。顾渌筝来不及悲痛,忙扑过去检查了父亲的伤势。粗粗治疗过后,父女二人带着陆芙湘的遗骨回了家。

顾渌筝看着父亲将母亲安葬后,一声不吭地就进了石室,几天几夜没出来,任凭顾苍术如何做都没有开门。一边悲恸妻子的亡去,一边担忧女儿的身体,加之重伤未愈,顾苍术的身体很快便垮了。

梁玄明历劫后幡然醒悟,悔恨不已,率天兵天将生擒魔尊,将之带回了天界伏法。

然而这一切都是天帝有意引导下的结果。他本有意传位梁玄明,却忧心梁玄明不能破情,恰逢魔界发兵人间,便设了此局让他历练。如今大胜而归,天帝自然龙颜大悦,不但大力嘉奖了梁玄明此功,更放心决意将帝位传与他。梁玄明谢恩后匆匆下凡,可寻到顾家却不见了顾苍术父女二人。

 

顾渌筝将自己关在石室里那几日,并没有在伤心痛哭,而是在铸剑。准确地说,是在将一柄剑重铸。她们母女二人被囚于魔界的时候,母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之际撑着最后一口气叮嘱她,要她一定要将她在及笄那年按古法所铸的那柄剑以心头之血重铸,然后交给父亲。

她虽不明,但还是忍着哀痛应了下来。

当年按古法所铸的那柄剑是她所铸的剑中最差的一把,却是和她最有共鸣的一把。旁人不知此剑个中玄虚,只当她是一时失了手。但她却知道这柄剑绝非废铁,反而是一把绝世宝剑,只是还没有遇到一位可以让它临世的人,就连她这个铸造者都无法驱使。但尽管如此,她和这柄剑的共鸣却超过了以往所有她能够驾驭的剑。一人一剑之间不但没有因为无法驾驭而断了牵绊,反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亲近之感。平日里,她从不佩戴别的剑,只这一把,也绝对不会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可此时,不论她有多不舍,也必须要遵从母亲的遗愿。

她忍着剧痛以心丝引出心头之血,融入铸剑炉中那柄在火中淬炼的剑之中——那柄剑猛地盛放出耀眼而纯粹的光芒。顾渌筝一下子睁大眼,心中的惊喜几乎要涌出来。她终于知道这柄剑为什么会是钝如凡铁的样子了!只经古法铸造,而没有经年吸收铸剑者之灵气,并在铸剑者经受大劫之后以其心头之血熔铸,如何能铸成此等上古宝剑!

可未等她细看,那剑身上的光芒就“咻——”地消散,便又恢复成了往日模样。顾渌筝眨眨眼,望着升到半空的那柄与往常一样却似乎又有所不同的剑,忽然间福至心灵,恍惚间呢喃着唤出一个名字:“……镇妖?”

那柄剑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愉快地跃动了一下,飘近了她,然后缓缓地落在她的手里,恢复了死寂。

顾渌筝软了眸光微微一笑,不一会却又皱起眉,紧握着剑柄的手因为用力而指节发白。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出了石室。

 

同顾苍术说了母亲的叮嘱,顾渌筝将剑交给了父亲。

顾苍术握着剑身,叹息一声:“你一直都没有给这把剑取名字……”

顾渌筝静静地看着父亲,心头突然莫名地涌出来事情失了控的感觉,她抿了抿嘴唇攥紧拳头,扬起脸一字一句地说:“不,父亲,它叫镇妖。”

顾苍术有些惊讶地望向女儿,良久才笑起来,眼神有些复杂地点了点头。

 

顾渌筝担心父亲的身体,便带着父亲去往江南水乡,寻那神医杨惟笙。如此,梁玄明下界来到顾家才会扑了个空。

顾苍术养病期间,渌筝一直陪伴在侧。她没有再提任何关于母亲的事,她明白,此时最重要的便是让父亲尽快好起来。在她的悉心照料下,顾苍术也很快便康复了。两人辞过杨惟笙,便回了顾家。

父女二人才进家门,就看见坐在院子里的梁玄明。

顾渌筝眯了眯眼睛,丝毫没有掩饰眼底的恨意。顾苍术拍了拍女儿的肩,向前一步,望着昔日的好友,只觉得恍如隔世。有一些东西或许早就不一样了。

梁玄明闻声望过来,眼睛一亮,忙站起来就要朝这边走来,可还没迈开脚步就顿住了:“顾兄……”

顾苍术定定地望着他,勾起一抹笑,“还未恭喜您荣授帝位。”

“苍术,我……”梁玄明焦急的眼里全是悔意。

顾苍术漠然地抬起手,招出镇妖剑,虚空一划,镇妖就在他的指引下向梁玄明飞掷了过去。只见梁玄明飞快地侧过身,却还是被贴着颊侧擦过的剑身划破了颈部的皮肤。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抬眼却见那柄剑停在了身侧。

“它叫镇妖,你带回天界吧。”顾苍术依旧面无表情,连语气也没有一点波澜。

顾渌筝身形一顿,不敢置信地望向她的父亲:“爹!”

顾苍术没有回应女儿,盯着梁玄明的眼神变得狠厉,语气决绝地开口:“从今往后,我们顾家,我顾苍术,和你,再无瓜葛!”

梁玄明浑身一震,连呼吸都有些发颤:“苍术……”

顾苍术掩在衣袖下的手也在抖,他闭起眼背过身:“走。”

梁玄明往前跨一大步:“苍术!”

顾苍术呼吸一窒,瞳孔收缩,声音极轻却极稳:“走!”

梁玄明一顿,死皱眉,咬紧了牙,一把抓住剑转身就离开了。

顾渌筝张了口却说不出话来,她抿紧了发颤的双唇别开脸,呼吸的时候颈部有青筋蹦起——她忽然转过脸来深深地望进自己父亲的眼里:“爹,你为什么要把镇妖给他!”

“不过一把废剑,你要,再造便是。”顾苍术垂下眼,嘲讽一笑。

顾渌筝攥紧了拳,指甲嵌进肉里,话里字字带血:“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说罢,她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顾苍术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轻声地叹息:“筝儿,这是爹欠他的,也是你娘的意思。事到如今,镇妖再留在我们身边,又有什么意义呢?”

 

突然府内东南方向传来一声巨响,连带着大地都震动了一下。顾苍术皱眉望向声音的来源,是石室的方向。

不多时,一个绑着双髻的丫鬟一脸慌张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地禀报:“老、老爷!不好了!小姐……小姐把石室给炸了!还说、还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再铸剑了!”

顾苍术僵直地站在那里,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那丫头一骇,碍于礼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捏紧了衣摆紧张又担忧地望着昔日里府上如天神般强大、如今却脆弱得躬了背的老爷。

顾苍术缓了缓呼吸,直起身来,安慰地冲小丫鬟笑了笑。他抬眼望向方才梁玄明站立的地方,眼里有很多小丫鬟看不懂的东西。他摆摆手,声音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罢了,终是我这个当爹的对不住她,由她去吧。”


题外话:本章略长_(:з」∠)_本来想分开两章发的,但是想到又没有飞蓬将军和小留芳的戏份╭(╯ε╰)╮这样子吊着你们我心里也过意不去(´-ι_-`)所以干脆就一起发了(ಡωಡ)嗯……虽然章前强调过了,但还是想补充一句,伏羲一线太大了,而且还牵扯到女娲娘娘,所以我就按自己的脑洞来了【承认吧你就是懒←_←至于天帝爷爷的名字,纯属虚构,如果让你不舒服了我也没办法╮(╯▽╰)╭说了不适者慎入的(ー ー゛)……好吧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இ皿இ`)不说这个了,关于承朗炎生和芙湘的故事这里也粗粗交代了一下,我还是挺喜欢这种设定的~虽然挺狗血的⊙ω⊙但是换一种角度看就不一定了哟(*/ω\*)总之一句话,不剧透~且听下回分解啦啦啦♪(^∇^*)

评论(4)
热度(18)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