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二十七)

声明:本文主要人物来源于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角色及其灵魂属于演员,我不拥有他们。一切与原剧设定对不上的地方都是由于本人对人物、情节掌握不到位。所有的错误在我。


27.相识(下)

夜半,神魔之井的别院里一片静谧。偶有几朵飘着的薄云随着风声探了半个身子进来,澄澈如水的月光洒下来,落在梧桐的树梢上,映了满地的疏影,又轻盈地跃入屋内,漫了满室的空明积水。

被飞蓬抱在怀里的镇妖剑轻颤了一颤,剑尖处溢出几束白光,交缠着盘旋,最终落到地面上,开始一点一点地汇聚。

白光自下而上地浮动,渐渐地散去又重新凝聚在一起。如此半响,白光中渐渐显出一抹模糊的身影来。又少许,忽见一双白玉般的足从白光中迈出来,继而是线条匀称流畅又修长有力的双腿、精瘦纤细的腰身——白光“咻”地散去,风带起披散在清瘦肩背上的青丝,青年人赤足站在月光里,缓缓地睁开双眼。

飞蓬似有所感,翻了个身朝向屋门,睡眼惺忪的视线对上青年人清澈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放浅了呼吸。

风从窗户吹进来,携一股清香扑面而来,飞蓬醒了醒神,从床上坐起来,与青年人面对面。他闭起眼再睁开,视线里却仍是云雾缭绕的朦胧景象,只隐约望见了隐在薄雾中的青年温润的眉眼。飞蓬皱起眉,下了地,一步一步走近那个似乎随时会消失不见的人。

飞蓬往前迈一步,那青年便往后退一步,又或许那青年并未移动,只是飞蓬无法靠近他。

再迟钝的人也察觉出了不对,何况是神将飞蓬。他在距离那青年仅有几步的地方站定,没再往前:“你是谁?”

那人展颜一笑,天地失色,飞蓬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冠玉一样俊朗白皙的面颊上一抹温柔的笑意,弯起的眼睛里漾着水波,青年剑眉舒展,自信又儒雅,那高挺的鼻梁更显得面部的线条俊朗非常。

飞蓬胸腔里那颗对待感情沉寂已久的心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被放大了无限倍的心跳声隔绝了一切的声响。他看见青年浅笑着朝自己伸出手,唇形姣好的薄唇轻启。

飞蓬睁大了眼,倾耳去听,奈何耳边仍是那快得异常的心跳声。他有些懊恼地攥紧了拳头,却见那清俊的人缓步朝自己走过来,鼻尖的清香萦绕得更深。青年弧度清浅的笑容倒映在飞蓬的眼睛里,如同那云雾缭绕中洁白无瑕的月光。

 

天边刚泛起一点鱼肚白,万籁俱寂。

飞蓬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太阳穴突突地跳。他抬手按上额角,紧皱的眉头下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闪着锐利的光,视线一点一点扫过屋室里的每一个角落。与昨夜的朦胧截然不同,眼前的一切都清晰可见,飞蓬眯起眼,周身的气场变得冷峻而强势。

镇妖忽地发出“铮——”地低吟,将飞蓬的视线吸引了过来。飞蓬握紧了手里的镇妖剑,眼神沉沉的,又思及昨日渡与镇妖法力之事,心下有了计较:“昨夜是你?”

镇妖剑身轻颤,呜吟一声。

飞蓬一挑眉,眼睛亮起来:“你竟修出剑灵了?”

感觉到手中宝剑又是一震,飞蓬心中大喜,空出来的那只手一下托上剑身,却又顿了一顿,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那、那你现在如何了?”

镇妖沉寂了一阵,挣开飞蓬的手飞远了些,剑身周围晕出一圈一圈的光影,又飞至飞蓬身前,少顷,一道清朗温柔的磁性嗓音钻入他的耳中:“我没事,只是法力还不足以支撑人形,只在晚上才能出来。多谢将军昨日输给我法力了。”

飞蓬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拇指按上食指的指节摩擦几圈,竟说了一句:“那——我再输些给你吧!”

闻言,很轻很轻的笑声从光晕里溢出来:“这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将军可是忘了?”

飞蓬一愣,霎时醒过神来,又想到方才自己没过脑的话,不免有些羞赧。他轻咳一声,岔开话题:“到了晚上,你就能出来了?”

“嗯。”那声音应答道。

“那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不能靠近你?而且,看什么都很是朦胧?”飞蓬好奇地问。

镇妖闻言,周身的光闪了闪,“咻——”地一下隐进了剑中。

飞蓬不明所以,往前迈了一步,却见镇妖几乎是在同时往后退了数步。他眨了眨眼,昨夜云雾缭绕间隐约看见的白皙脖颈和白玉样的足在眼前一闪而过,飞蓬睁大了眼,恍然大悟地望向镇妖,又几息,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带了点小心翼翼地询问:“是……没有衣服吗?”

镇妖仍是安安静静地悬在不远处,也不回话。可飞蓬却知道他是害羞了,没忍住的笑意从眼睛里流露出来,他朝镇妖伸出手,藏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的桃花眼微微弯起:“我知道了,我待会就去给你找件衣服来。”

镇妖的剑身都似乎染上了一层粉色,它轻颤了颤,默默地飘回飞蓬手里,恢复了死寂,任飞蓬怎么叫唤都没再出来。

 

黄昏已过,天边的晚霞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是夜,飞蓬将寻来的蓝色宽边的月白长衫在床榻上铺将开来,镇妖随着他的动作飘近他身侧,飞蓬就势偏头询问:“如何?”

“将军费心了,”那声音中隐隐透出来欢喜,但细听也仍蒙着一层腼腆的云雾,“可否请将军背过身去?”

飞蓬微怔,片刻后依言背过了身。

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听得清晰。镇妖剑低低地轻吟、青年赤足踩在石面地板上的声响、穿衣时放轻了的窸窣声响……青年的一举一动无一例外都落入了飞蓬耳中。

青年束好了衣带,抚平袖口褶皱的手有些紧绷。他拉了拉衣衫下摆,眼里的光忽闪,轻声道:“将军,可以了。”

飞蓬转回身,随着视线落到青年身上,面上的惊叹显露无疑。

青年俊朗干净的面庞上晕着一点点的红,剑眉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微微弯成儒雅温和的弧度。他修长的身形笼在清冷的白衫内,身长玉立,芝兰玉树,更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真可谓“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视线里那气质干干净净的人儿似乎有些受不住自己过于灼热的视线,只见他微微颔首,眼睫轻垂,唇边浅浅漾开礼貌而亲近的弧度,月光从他身后的窗户中透进来,绒绒地落在他周身,将青年定格在了一个温润的画面里:“在下顾留芳。”

飞蓬轻笑,凌厉的眉眼柔和下来:“飞蓬。”


评论(3)
热度(17)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