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景卿衍生)

特点:①一发完 ②OOC有

类型:小甜饼

CP:痴冲(现代)

惯例:圈地自萌,接受无能请右上角谢谢

 

以下正文:

他们毕业了。

但是令狐冲并没有打算像书里写的那样去和那个被自己喜欢了好多好多年的人表白。

夜晚的狂欢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灯红酒绿的包厢里充斥着各种声音,有狂喜的尖叫也有不舍的低语。

令狐冲喜欢喝酒,尤其喜欢烈一点的那种。在包厢里扫了一圈,男生面前歪歪扭扭地堆着空的啤酒易拉罐,女生们手里抓着三点八度的鸡尾酒小口抿着。

他感到有些无趣,直到他的视线停在了一双拿着橙汁的修长漂亮的手上。

哪个奇葩男居然在party上喝果汁!?

他视线上移,落到那个人的脸上。

……他还在?

他摇摇晃晃地朝那个男人走过去,酒劲明显上来了,他感觉面前都开始摇晃了。

他在那个男人面前站住,晃眼的灯光从他身后打过来,将那个男人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

男人抬起头,看见是他的时候嘴角小小地勾起了一个开心的弧度。但那双弯弯的盛着笑的桃花眼在看到他手里的酒瓶时下意识地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令狐冲撇了撇嘴,踢了踢男人的腿示意他往旁边挪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男人挪出来的空位上,紧紧地挨着他。

抬起手肘搭在男人肩膀上,令狐冲挑起一边眉毛:“今天可是毕业party,你说过不会管我的!”

男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将令狐冲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了下来,另一只手顺势稳住令狐冲因为醉意软绵绵往他身上靠的身子:“我什么都没说呢。”

“眼睛。”男人覆在他腰上的手热乎乎的,令狐冲舒舒服服地窝进他怀里小声地说。

“什么?”男人显得耐性十足。

令狐冲撅着嘴:“你的眼睛说了!”

男人长臂一伸,把令狐冲不停往下滑的腰身给捞上来,也不否认:“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不回去,”令狐冲的声音小了下去,“空荡荡的回去干什么。”

男人一愣。

令狐冲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发现瓶里没酒了。他顺手把酒瓶往地上一丢,看着玻璃瓶滚了两圈陷进柔软的地毯里,然后转回身把脸埋进了男人怀里蹭了蹭:“我要喝酒。”

男人抚了抚他的后颈,低沉温柔的声音落进他耳朵里:“不能再喝了。”

令狐冲一下子直起身来,仰起脸盯着他,跟只炸毛的猫一样:“你说话不算话!”

男人轻笑一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令狐冲噎了一下,咬牙切齿地喊男人的名字:“剑痴!”

剑痴盯着令狐冲眼里因为醉意漫起来的水雾,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听话,你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令狐冲也盯着他。

剑痴适时地露出了担忧地眼神。

令狐冲自暴自弃地翻了个白眼:“我走不动了。”

“我背你回去。”剑痴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令狐冲又翻了个白眼,但没再说什么。

 

剑痴小心翼翼地把令狐冲剥光了放进盛满了温水的浴缸里。

令狐冲舒服地呜咽了一声。

剑痴站直起来,盯着令狐冲光裸身躯的眼神晦暗不明。他轻咳了一声:“毛巾跟换洗的衣服在旁边的椅子上,不要泡太久了。”

令狐冲睁着迷蒙的眼睛正努力地消化着他的话,还没有想明白就见他转身要走,顿时急了。他扑腾着水花坐直身子,伸手猛地拽住了剑痴的手臂。

刚刚溅出的水流沾湿了地面,加之令狐冲用力过猛,剑痴脚下一滑就跌进了浴缸里。

他的两只手正一左一右撑在令狐冲身侧将他压在身下。

令狐冲小小地笑了一下,抬手环住了剑痴的脖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冲儿。”剑痴咬着牙甩了甩不停叫嚣着的脑袋。

令狐冲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唇。

剑痴的眼神瞬间变了。

令狐冲嘿嘿笑着,又亲了一下,还在他冒出了一层青色胡渣的下巴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剑痴几乎可以说是凶狠地瞪着他了。

令狐冲狡黠地笑了一下,眼睛里迸射出耀眼而迷人的光彩。他抬起腿环住剑痴的腰腹,用挺翘的屁股去蹭剑痴下身那被湿了的裤子勾勒出完美形状的一大坨。

剑痴浑身一僵。

令狐冲把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面上:“你硬了。”

-FIN-

 

彩蛋:对于那种校园小言情式的发展,令狐冲不屑地笑了一下,表示——表白是什么鬼,两个大男人干一炮就好了。




===================

题外话:其实一开始的脑洞并不是酒也并没有不可描述【科科,虽然现在也并没有不可描述,但我最近更的方向怎么总朝一些污污的地方去呢【并不是很懂自己(⊙v⊙)

本来开的那个脑洞可能大概也许要等好久才能码了,希望我不要再把一个甜甜的小清新梗给码出肉味来【╭(╯^╰)╮放假三天明天就要与家长辞了【手动再见,然而这三天在家就顾着玩吃睡了感觉自己离成猪不远了QAQ

评论(2)
热度(24)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