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三十三)

33.附身(下) 

 

·本章预警:昂筝戏份多,不适勿入。

  

 

等他们结束这场交谈,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顾渌筝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睡得并不安稳的温子丞,伸手轻轻地抚顺他后脑柔软的茸发,一时间屋子里陷入了安静。

“温家,”似乎察觉到飞留二人的顾虑与疑惑,顾渌筝酝酿了几许,放轻了声音开始给他们交代温家的背景,“还在京城的时候,也是数一数二的商户,温伯伯为人良实,有些圆滑但并不世故,温家在他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家里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伯母和我们一样,不是普通的人类,但她的能力更倾向于守护,庇护一方土地。像这一种并不是正统修仙的家族,得罪过的妖魔不会很多,但是……若是碰上哪怕一两个魔修强大的妖魔,都是致命的。三年前的除夕,那时候小宝才四岁。爹和我那天都不在京城,我们接到伯母的传书时立刻就赶了回去……其实我们在的地方离京城挺近的,御剑小半个时辰便能到了,但是对于那些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生灵来说,小半个时辰实在是太长了。等我们回到京城,还没有抵达温府,就看到那边的天是红色的,都是火,冲天的火,照得半边的天都亮了。不知道找了多久,等我和爹在后院的荒园里找到子昂和小宝的时候,天好像已经亮了。可是那个黎明,一点希望都没有。而自那以后,我就看不得子昂眼睛里的黑暗,每次都会让我浑身发冷……他的眼睛应该是亮的。”

顾渌筝舔了舔唇,强迫自己从那种悲伤的情绪当中抽离出来,目光落到飞留二人的身上:“那天在京城的温家人,除了子昂和子丞,无一人幸免于难。而我们唯一庆幸的,就是温家的老管家那天不在京城,他远赴维扬来处理分店的事宜。后来子昂就决定带着小宝下维扬,现在的温家,不必当年的差分毫。而小宝,他一直就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明乖巧,可是再怎么样,那时候他才四岁,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那都太残忍了。”

“我比他们幸运多了,”顾渌筝自嘲地笑了笑,呢喃着,手指不自觉地捏上自己的发尾,无意识地拉扯着,“起码我还有我爹……而温家只有子昂了,他一定不能有事……”

顾留芳微红了眼眶:“顾姑娘。”

顾渌筝抬眼看着他。

“我跟飞蓬,”顾留芳看起来似乎有些苦恼,他想了很多的词汇,却不知道该怎么准确地把自己的情绪传达给面前的人,“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

顾渌筝愣了愣,眨巴着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看了看对面一脸真诚又带了点小心翼翼的顾留芳,又看向飞蓬——这位神界大将军正严肃认真地注视着她,见她看过来,基本上可以说是温和地冲她点了点头表达安慰。

——她对天发誓就算她貌似语无伦次到都发出气音了,也并不代表她有很感动。嗯,以及她用她现在脸上慈爱的笑容保证,她绝对没有一点点地想哭,大概?:“你们两个——真的是、我、哈,你们真的是太可爱了,我、我有些……谢谢你们,真的。”

飞蓬同顾留芳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无奈。

“你们俩那是什么眼神啊,”顾渌筝有点想抬手捂住脸,但是小宝还死死地攥着她的两只手呢,这个坏孩子下次不要糖葫芦都不带他过来了,“算了,一看你们就没安慰过人,不跟你们说了。”

“顾姑娘。”顾留芳弯着眉笑了笑。

顾渌筝整个人抖了一下。她背过去来了几次深呼吸,顺带翻了个小小的白眼,然后一脸严肃地转回来:“留芳小朋友,你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我年龄超级大了,所以答应我以后你要是要这样看着我或者用这种语气喊我名字的话先提前说一声好吗?还有,记住千万别对别人这样,任何人都不行,不然飞蓬会生气的,对吧?”

顾留芳花了一些时间消化她的话,然后他侧头疑惑地望向飞蓬:顾姑娘的话是什么意思呀?

飞蓬在顾留芳转过来之前看向了顾渌筝,她正抱着手臂看着自己,然后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飞蓬不着痕迹地眯起眼回应似的勾了勾唇,然后偏头对上顾留芳询问的视线,掩在桌下的手光明正大地伸过去握住他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见顾留芳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他稍凑近了些:她不会害我们的,所以留芳要听话,嗯?

顾留芳愣愣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他就发现飞蓬靠得有点太近了而且自己的脸似乎有点烫?

顾渌筝看着对面两个看起来都要把对方吸进自己眼睛里了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想,她应该不用再忍着想抱小宝回房间的冲动了吧。

 

次日清晨。

顾渌筝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了趴在珠帘外的石桌上睡得正香的温子昂。

她皱了皱眉,收回视线在床铺上扫了一圈,小宝果然不在了。顾渌筝笑了笑,坐起来舒展了一下上身——那个小家伙半夜里睡觉动来动去的,挤得她都没地方躺了。

她披了外衣下床,撩开珠帘走到桌旁站了一会,然后蹲了下来,伸手拨了拨温子昂额前有些散乱的发,无奈地咕哝了一句:“怎么又睡在这了,也不怕着凉。”

温子昂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眼,清澈明亮的眼睛里还蕴着朦胧的水汽:“……筝儿?”

顾渌筝落在他发尖的手僵了僵,然后用力揉上去:“太阳晒屁股了大懒虫。”

温子昂直起身子,低头看着她,还有些茫然,却已经无意识地笑了起来:“哪有,天才刚亮。”

顾渌筝见状也站了起来,神情有些复杂,犹豫几许,咬了咬牙问:“你昨天干嘛了?”

“我?”温子昂有些疑惑地重复了她的问话,“我昨天在对账啊,贾伯伯说我对着对着就睡着了。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叫醒我?”

顾渌筝躲开他的视线微垂下头,过了一会忽然绷不住了一般猛地朝前迈了一步紧紧抱住了温子昂,她把下巴搁在他的肩窝上,用力地闭紧了双眼。

温子昂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但仍抬手拥住了她的脊背轻柔地安抚:“怎么了?”

“事实上我昨晚见过你了,”顾渌筝的声音闷闷的,“而且不止我,飞蓬和留芳也来了。”

温子昂轻抚她背部的手停下了:“……嗯。”

“嗯什么,”顾渌筝毫不留情地拧了拧手底下温子昂后背上的肉,在他一瞬间僵硬了身体之后就松了手,“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也没有不舒服,”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顾渌筝绷紧了上身,只得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后脑,“真的。”

顾渌筝挡开他在自己头上作乱的手,退了开来,面色近乎凶狠地盯着他:“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它现在在你身体里睡得很香,恶魔的宿主先生。”

“筝儿——”温子昂皱起眉,有些着急。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顾渌筝打断他的话,撇开了脸,“我知道。”

温子昂停了下来,良久叹了口气。

忽然两声敲门的声响传来,昂筝二人同时望过去——“顾姑娘,你起来了吗?”

是留芳,顾渌筝这样想着,拉起温子昂的手朝门口走去,“走吧,我再给你介绍一次。”

 

评论(6)
热度(7)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