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三十四)

34.捉拿(上)

“温公子?”顾留芳看着被打开的门里面站着的青年,有些吃惊。

飞蓬挑了挑眉表示了他的意外。

顾渌筝有些不好意思地冲顾留芳笑了笑,用“虽然我跟子昂并不是那种关系但是都已经跟留芳同榻了的你请别这样看着我”的眼神瞪了飞蓬一眼,然后解释说:“他昨晚醒了就过来了,小宝现在应该是跟贾伯伯在一起呢吧,”说到这,她偏头询问状地看了眼温子昂,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转回去补充道,“贾伯伯就是温家的老管家。”

顾留芳了然地点了点头,在顾渌筝的邀请下和飞蓬一起进了屋。

“这是飞蓬,神界的大将军,这是留芳,飞蓬的家人。”顾渌筝特意在“家人”二字上含着笑落了重音。

顾留芳眨了眨眼,明明昨天从飞蓬的嘴里听见很平常,怎么从顾姑娘嘴里说出来这么奇怪呢,他有些难为情地想。

飞蓬看着悄悄红了耳根的顾留芳,那双锐利的桃花眼有些愉悦地眯了一下。

“家人?”温子昂有些疑惑地问,“二位是兄弟吗?长得不像呀。”

“噗,”她是真的没忍住,半响才憋着笑意接话,“他们不是兄弟。”

“不是兄弟?”温子昂一脸茫然。

顾渌筝感觉再让子昂说下去留芳小朋友的脸就会烫到可以用来热酒了——噫,她是不是暴露了什么?绝对不可以让子昂这个“多管闲事”到妈妈级别的家伙知道她又最近又喝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酒!不然她和她可爱的窖藏就要被迫展开一场异地恋了!

思及此,顾渌筝果断地伸手掐了一下温子昂胳膊上的肉——该死的这才多久没见怎么这家伙又结实了好吧其实刚才他们拥抱的时候她还发现他好像又长高了,然后一脸正直正经地用眼神阻止了他想要刨根问底的念头。

 

“秦艽就在客栈里,既然白天子昂没有被控制那就说明她白天是不会有大行动的。”顾渌筝轻轻敲击着台面,说。

顾留芳看向温子昂,有些担心地询问:“温公子的身体怎么样?”

“顾公子费心了,我没事的。”温子昂弯着眼睛,话说的很稳,换句话说,很让人信服。

顾渌筝眼角一抽,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语气变得基本上可以用硬邦邦来形容:“那个魔族受了重伤,能够找到这么好体质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放过。温子昂身上的不是普通的附身,而是寄食,就是说他是它的宿主,如果是普通的附身的话,在它离开前温子昂是不可能醒得过来的。”

筝儿已经开始叫他的全名了,还叫了两遍,温子昂有些无奈地想着,他是真的很想做些什么让他的姑娘能够好受一些,可事实上他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缄默的青年,顾渌筝咬着口腔内壁上的肉闭了嘴。

“寄食……那要怎么样才能消灭寄食在宿主体内的魔物?”顾留芳的声音放得很轻。

“……”除了顾渌筝一下子变得沉重的呼吸,屋子里静得可怕。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概也许一年?顾渌筝奇怪自己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

飞蓬出声打破了沉默:“在宿主死亡的同时封印住脱离宿主躯壳的魔物,用箐凝剑将其斩杀。箐凝剑是剑仙一脉的传家之宝,也就是说,也只有剑仙后人才能够做到。

顾渌筝肩膀抖了一下,她干巴巴地丢下一句:“我失陪一下。”然后撑着桌子站起来,僵硬地挺直了脊背以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夺门而出。

几乎是在同时,温子昂捏紧的拳头发出了“咯啦”一声清脆的声响。他抱歉地冲飞留二人笑了笑——尽管那很难看——飞快地起身大步追了出去。

顾留芳安静地坐了一会,扭头看向飞蓬:“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飞蓬沉默地摇了摇头,用力地握紧了顾留芳的手。

顾留芳咬了咬有些干裂的唇,眼神有些飘散,内心五味杂合:“我……”我想帮帮他们。

飞蓬倾身抱住了他,两人的面颊相贴,胸膛亲吻。

镇妖剑的使命就是镇压妖魔,保护生灵。之前难民的那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

他的留芳啊。

 

身后的脚步声停在了离她挺近的地方。她的脑子已经混乱到连距离都感觉不出来了,顾渌筝 下意识地抓紧了手底下的廊栏。

温子昂站在顾渌筝的身后,跟她较劲似地一声不吭。

顾渌筝抠了抠栏杆地下因为干裂而有些掉漆的凹凸不平的缺口,把嘴唇咬得泛白,然后猛地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我以为你是来劝服我的?”

温子昂用他那双会说话的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她看。

顾渌筝烦躁地挪开了视线:“如果不是就不要在我面前晃,我现在不想跟你吵!”

“筝儿,”温子昂用那种顾渌筝非常讨厌的温柔又无奈的语气开口,这让她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好好谈谈。”

“谈谈!?温子昂!”顾渌筝失控地拔高了声调,“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小宝怎么办!?温家怎么办!?”

温子昂眼里的疼惜与坚决融成了顾渌筝完全不想看懂的情绪,他抬起手扶住她的手臂,用两个人都相当熟悉并且感到安心的力度轻抚:“筝儿,我能做到,你也能。也只有你能。”

顾渌筝像一只被戳破了的皮球一样一下子泄了气,她耷拉下肩膀,用力地含住眼里的泪水努力不那么用力地瞪着他:“温子昂,你就是个混蛋!”

温子昂的眼睛里沉沉地压着大朵大朵的乌云,他扣住顾渌筝的胳膊轻轻地把她拉进怀里抱住:“我是个混蛋,所以别为了一个混蛋哭好吗我的好姑娘,答应我,你值得更好的,但是不论什么都不能让你落泪。”

顾渌筝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来忍住她的泪水,这让她浑身都在发抖:“我曾经做梦都想全世界只有我可以伤害你,事实上我不会那么做所以你就会好好的了。但是我没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有我才可以杀了你……而我必须这么做。”

温子昂把下巴枕在顾渌筝的肩窝上,慢慢地合上了眼。

评论(7)
热度(9)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