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三十八)

38.陨落(上、下) 

飞蓬和留芳走的那天是个晴朗的艳阳天。

苏合一袭素白长裙,唇边擒着一抹复杂的笑意,注视着飞留二人越过来时的结界,站上了一朵巨大的金莲,然后回过头来和自己挥手告别。

她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望着那朵金莲渐渐地升高,飞入云霄。

“小姐。”男人站在了苏合的身后。

“老贾,我昨夜梦到的,只是一个梦对吗?”苏合紧了紧搭在手臂上的手。

“小姐,恕我直言,飞蓬将军和顾公子的将来和您已经没有关系了。”男人的语调还是那么地毫无波澜。

苏合高仰着头,直到再也看不见一点金色:“当年镇妖认主之后,爹爹带我去过一趟天界。那时候的留芳还不能很好的保持人形……”

男人只静静地听着。

苏合住了嘴,收回视线:“他们会好好的对吗?”

“……是的。”

苏合有些讶异地看向男人:“你从来不会说这种虚无缥缈的话的老贾。”

男人鲜活地笑了一下,没有反驳。

苏合抿着唇边一个未完成的自嘲的笑,合了合眼:“谢谢你安慰我。但你说的没错,他们既然已经回了天界,就绝对没有我再插手的道理了。而且,这是他们必经的路,哪有人阻挡得了天劫呢?不过飞蓬此次人间一游,收获也不会小,希望他能找到他真正想要的。”

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

“走吧,”苏合吐出一口浊气,笑起来,“人间的这个烂摊子,还不知道要收拾多久呢。”

“是。”

……

 

天界。

飞蓬回到天界以后,继续尽忠职守地镇守着南天门,一切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

除了飞蓬开始经常地发呆。这听起来就是一个荒诞的笑话,但事实如此。

最先察觉到飞蓬这一变化的是夕瑶。她有些担忧,于是找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和顾留芳说了一下自己的疑问,并询问了他们人间的遭遇。

彼时顾留芳正挨着熟睡的飞蓬坐在神树的根系上,而夕瑶站在他们面前。

“飞蓬,”顾留芳顿了一下,侧眸望向飞蓬恬静的睡颜,“或许是在想人和神的区别在哪里吧。”

夕瑶有些疑惑。

顾留芳想了想,斟酌着开口:“夕瑶仙子一定也感觉到了,这天界太过冰冷了,神与神之间未免太……我们此次下到凡间,我自己感受最深的,就是人间的真情。人类一种很神奇的生灵,他们会为了能够让自己活下去而不择手段,却也会为了更多的人能够活下去而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们很真实,很鲜活。他们的喜、怒、哀、乐都是这里所没有的。我想飞蓬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夕瑶看着顾留芳唇边柔软的笑意,感觉到胸腔里涌出来一股暖意——她浅笑着点了点头。

飞蓬半梦半醒间感觉到身边有一个暖烘烘的热源,带着让自己安心的气息。他知道那是留芳,于是他挪了挪屁股靠过去,伸手握住了垂在自己手旁边微凉的指尖,又陷入了沉睡。

风很柔和,就像顾留芳看着飞蓬的眼神。

神树轻轻地摇曳着枝丫,发出“飒飒”地轻响。

一个很平常的午后。

 

没过多久,天帝就封了飞蓬为神界大将军,并将汾来别院赏给了他居住。

飞蓬那天其实不是很开心,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内心对于神职的兴致缺缺,他感觉自己的生活一成不变——他并不是说一成不变如何,相反他非常珍惜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的每一个令人安心的时刻,但是成天和那些斤斤计较自私功利的所谓神仙待在一块真的没意思极了。

而且他是一个武将,他没有那么敏感聪明的神经,他需要明确地感知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他越来越渴望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哪怕这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在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夕瑶就已经有所感知并且提醒过他。但其实在更早的时候,作为和他心灵相通的伴侣,留芳就跟他说起过这件事了。

当时留芳能够理解但并不支持他,他能看出来留芳很担心他,他们为此起过很多次的争执。留芳骨子里并不喜欢打破常规,因为他爱着这天地,自然也就不会想要去打破天地间的法则。

同时留芳也是一个挺认死理的人,很固执,那段时间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的气氛奇怪了挺长一段时间。但是他觉得就算没有后面天帝和月老插手他跟留芳的事,留芳也还是会选择相信他的,毕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留芳、也没有人比留芳更了解并且支持他了。

天帝和月老插手的事情其实挺烂大街的,人间的戏本上几乎全是这样的故事,无外乎就是神仙要绝七情断六欲,恋爱那是绝对不允许的而月老发现了他跟留芳的红线连在了一块然后告诉了天帝然后他们俩联手要拆散他跟留芳然而失败了的故事。他其实隐隐约约明白天帝没有把这件事情摆到明面上来处理而只是自己和月老两个人暗搓搓地搞了些小动作的原因,听说天帝跟苏合上仙她爹有过一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过去,而镇妖剑又是顾家的宝贝——当然现在是他飞蓬的宝贝了——所以天帝可能是碍于什么无形的压力,阻拦了一次没成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上面说到留芳后来不再对他渴望有一场决斗这件事持不赞同的态度了,虽然他真正意识到这个变化已经是在他和留芳配合默契完美无间地和重楼打过一架之后的事情了,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迟钝,但是留芳不会嫌弃他的。

然后那段时间他开心得有些忘了形,各种意义上的。

于是他跟重楼从南天门打到了新仙界,但在听到夕瑶的传音之后他身为神将的职责他还是记得的,他那个时候其实已经想停止战斗了,但是重楼穷追不舍又使出了新的招数,他一下子脱不开身又被激起了兴头,便只能用尽全力地想要快点打败重楼。

而且留芳偶尔传递过来的异常的震动也让他开始感到不安。

直到天兵天将把他和重楼团团围住的时候,那种不安达到了顶点。在他看到重楼试图攻击他身后的神的时候,他骨子里镇守天界的本能也被最大地激发出来——他把镇妖剑掷过去插进了重楼的胸膛里。

镇妖剑离开他手心的那一秒,一种铺天盖地的恐慌几乎是瞬间侵占了他的胸腔,他又听到了初见留芳的时候自己那剧烈得跟情犊初开的少年一般的心跳声——毫无疑问不是甜蜜的。

重楼运气将镇妖逼出体外而镇妖对他的召引毫无回应的时候,他几乎失去了他的呼吸。他死命地盯着下落的镇妖剑剑身,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吼着留芳的名字——他与留芳建立的联系在留芳付在剑身中的时候是可以用心音交流的——可留芳依旧毫无反应。

他急急地往前迈了一大步,也不管那些兵戟会不会毫不留情地刺进他的身体,本来他是打算让这件事情发生的,他绝不能让留芳就这样掉下去,而他什么也不做,这不可能。

然而一道熟悉的蓝色光束飞快地靠近了下落的镇妖剑,他透过眼前锋利的尖刃望进接住了镇妖剑的苏合眼里,她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镇妖被天帝下了封印,你太大意了。

他压下了就这样跳下去的冲动,和苏合对视了一眼,接受到她会安置好镇妖剑的讯息后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顺从”地放弃了抵抗。

他看着蓝光消逝,回过头就撞见了一脸担忧的夕瑶——他很抱歉。

 

在面对着天帝铿锵有力,抑或说咬牙切齿地说出压了许久的心声的时候,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坚定:“神有何欢,不如去做回一个凡人。”

紧接着他看向夕瑶,眼里蕴着歉意:“难得一知己,死而无憾。”

夕瑶,我知道你明白我在想什么,不用担心我,留芳在那里等我,我得去找他。我得去找我自己。

夕瑶的眼圈红红的。他有些歉意,有些心疼,但是不能有再多了。

他转身没有丝毫犹豫地离开了大殿,脊背挺得很直,他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但他从未如此期待过。

跳下仙台的那一刻,一种失重感伴随着难以言喻的欢喜和悲恸充斥了他的内心,而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留芳,等我。

 

题外话:我此刻的内心也反反复复地只有一句话——回忆终于结束啦!我的天写到现在为止回忆居然已经占了目前为止全文的一半不敢置信!嗯,感谢一路支持到现在的大家,我爱你们!真的非常非常地感谢!现在让我来表达一下我的抱歉吧!进入回忆之后文风也明显有所改变,这跟我最近接触的一些事情固然是脱不开关系的,给看的变扭的小天使们说一句抱歉了!还有就是苏合姐姐的戏份比较多的问题,她在整篇文当中的作用是相当重要的,我个人也非常喜欢这样的姑娘,所以就忍不住地不断加戏加戏了!这一章里也包含了一些我对剧本的理解,飞蓬将军前期和后期对天界的态度转变的还是挺大的,我对这种变化也有自己的理解,还有就是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飞蓬将军的那一句——“神有何欢,不如去做回一个凡人”!真的太帅了!说到我心坎儿里了!所以本文里昂筝和温家主要是成为了让飞蓬开始有这个思想转变的奠基和转折,希望我有好好地表达出来自己的意思!然后就是,有OOC真的非常抱歉!还是那句惯例:OOC是我的,伟大和美好属于他们!下一章景卿就要回来啦!有大惊喜哦!我会加油的!【握拳.JPG】


评论(1)
热度(8)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