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三十九)

39.心意(上、下) 

景天醒过来的时候,视线里第一个出现的是徐长卿紧握着自己的手。他抬起头,不出意料地撞进了一双盛满了温柔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他盯了一会之后想:嗯,他除了眼眶通红之外,还是帅得没话说!

徐长卿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有些无奈地摇头轻笑起来。

景天撇了撇嘴,手指动了动,灵巧地穿插进徐长卿的指缝间,手心紧紧地贴住徐长卿微凉的掌心,形成了一个亲密的十指相扣。

徐长卿刚抬起来的视线瞬间又移了开去,下意识地想要躲避这有些过分的亲密,于是他的身体先于意识地缩了缩手——结果被景天更大力地扣紧了。

感觉到徐长卿不再抗拒只是悄悄地红了耳根,景天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一双狡黠的桃花眼里的孩子气和欢喜几乎要溢出来。他偏头四下望了望,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和白豆腐两个人:“苏合姐她们呢?”

徐长卿抬眸看他,空出来的那只手从一旁的桌面上拿过一张纸放到景天面前:“她们先出去了。”

 

     “我想你们应该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我跟瑶瑶就先撤了。还有如果你们不想那么快离开的话也请不要在这间屋子里留下什么奇怪的味道和痕迹,因为这毕竟是瑶瑶的房间谢谢。 苏合字”

 

 

景天嘴角抽搐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将信纸揉成了一团,嘟囔着:“亏我刚才还觉得苏合姐你挺好的。”

徐长卿有些不赞同地看他一眼,转而又像想起了些什么一样有些疑惑地问:“苏掌柜说的味道跟痕迹是指什么啊?”

景天看着徐长卿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眼眸,忽然觉得面皮有些烫,他撇开脸假装咳嗽一声,却止不住脑子里开始上演的某些孩童不宜的小剧场,他咬牙低咒了句什么,霍地一下站起来,面色强硬地对徐长卿说:“什么都不指!她可能脑子出什么问题了我们不要理她!白豆腐我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了我们回永安当好不好?”啊啊啊天杀的再待下去他脑子里的小剧场就停不下来了——不对快停下啊啊啊!

徐长卿有些担忧地看着景天涨红的脸,站了起来伸手抚上景天的颊侧:“景兄弟你没事——”徐长卿愣愣地看着往后一蹦三尺远还撞倒了一片凳子的景天住了嘴,伸出去的手维持着放在景天脸上的姿势。过了一小会儿,他眨了眨眼睛,眼里的光暗了下去,默默地收回了手还不自觉地捏紧了身侧的衣衫,躲开了景天惊吓过度的视线,抿了抿唇,干巴巴地扯了一个在景天眼里跟快哭了没什么两样的笑容:“……好,我们回永安当吧。”

景天怎么可能不知道徐长卿这只迟钝的呆豆腐又误会了些什么,他心里的小人正在仰天哀嚎呢。景天手忙脚乱地凑过去,紧张兮兮又小心翼翼地去捉徐长卿乱飘的视线,咽了口唾沫:“白豆腐!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多想!我就是、就是……哎呀!我就是太紧张了!我在害羞!对!害羞!你懂我的意思吗?”

徐长卿一脸傻兮兮的表情看着景天以一种一边磕磕巴巴一边手舞足蹈手还好几次差点碰到自己又猛地缩了回去的方式试图向自己解释什么,愣愣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景天在想什么。

看到徐长卿摇了摇头的景天一下子蔫了下去,而徐长卿对着他心中的道发誓他此刻绝对看到了景天头上顶着的那两只耷拉下来的毛茸茸的耳朵以及他身后垂下去的毛茸茸的尾巴。

徐长卿震惊地闭了闭眼,再看过去的时候果然是他眼花了。转眼又看到可怜巴巴地瘪着腮帮子的景天,徐长卿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景天的毛——不对!是头发!轻声地安抚道:“好了好了,长卿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多想的,现在我们回家好不好?”

景天以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和一个大大的熊抱回答了他的白豆腐。

 

月圆夜,永安当掌柜的卧房内。

景天和徐长卿对坐在桌前,各自面前摆着一个酒杯和……嗯,一壶酒。

徐长卿有些为难地看着景天:“景兄弟,长卿是修道之人,不能喝酒的。”

景天鼓起腮帮子瞪了他一眼,在心里挣扎了一番,最后自暴自弃地想反正今天也不是要逼你喝酒只是我需要壮壮胆而已——刚刚他什么也没想的景·从心·天大度地点了点头,说:“知道你酒量不好,所以你抿一口意思意思就好了,就当是陪我!可以吧?”

从景天最后三个字中听出了威胁、撒娇、诱哄等多种语气的徐长卿默默地点了点头,乖巧地先端起酒杯,非常有诚意地抿了一口,然后放远了一些。

景天差点一口气没喘匀,个臭白豆腐让你抿一口意思意思你还真就抿一口啊!他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猛地举起酒壶灌了几大口。

 

酒过三巡后,面色明显有些发红的景天睁着迷离的眼睛挪了挪屁股,紧挨着徐长卿坐了下来。

并不敢直视徐长卿带着疑惑的视线,景天绞着手指开始了他作为一个二十岁少男——姑且算是少男——纯情得不能再纯情的告白。

“白豆腐,我最近发现了一件事情,”其实很早就发现了,“我发现我熟悉你所有的样子,你正义凛然的样子、为了天下苍生不顾一切的样子、对着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唠唠叨叨地给我布道的样子、受伤的样子、开心的样子、难过的样子……熟悉到我只要看着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还是看不够,你所有的样子我都好喜欢。

景天呢喃着,绞紧了手:“我跟好多人都说过我喜欢猪婆,可是我不敢跟任何人说我喜欢你,昨天之前,我还在想着我不能喜欢你的,因为我都喜欢上猪婆了呀,我一定可以忘记你的。我知道我很坏,很不负责任,很对不起那个臭猪婆,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白豆腐,轻微那个老头子总是夸很我聪明说我脑子转得快,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都那么喜欢猪婆了,还是忘不掉你。我反反复复地跟自己说我喜欢猪婆,我喜欢的是猪婆,我不能喜欢你的,你是蜀山的,你是天下的,你有你的理想,你有你的志向,我怎么舍得你为了我放弃一切,我怎么舍得把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拉下来,成为我一个人的,万一你摔着了怎么办,万一你不开心怎么办……”

“可是我不甘心啊,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从来都宠着我、让着我,为什么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最后你会原谅我,不管是当初以为你要送妹妹去轮回,拿剑抵在你脖子上的时候,还是后来差一点让你亲手杀了你最尊敬的师傅长老的时候,你都原谅了我,而且还一样地对我那么好——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很确定你对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兄弟……真的,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拿你对我跟你对常交叉比比!”

“我答应那些老头当什么救世大侠,要你当我的手下,把那个傻乎乎什么都不懂白得跟一张纸一样的徐长卿带下蜀山让你体验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欢笑和眼泪……我以前不知道我为什么就是一个劲地想这样做,但是今天我知道了,我想你活得像个人,而不是什么都不懂站在那么高的地方,一辈子都冷冰冰的,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你傻傻地给人骗了还帮人数钱我、我得多伤心呀!而且我想做你心中最特别的那个人,不一定要很重要,但是得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你个死白豆腐,当初红毛要打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啊,你为什么要拼了命救我啊,我有什么好的——你又有什么好的!你知不知道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茂茂和必平跟我那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可你呢,你才认识我几天呀你就可以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你是不是傻呀!又笨又呆的,我说什么你都信。我最讨厌欠人家人情了,可是我欠你的早就已经还不清了,我真的很想像戏本里写的那样,又帅又霸气地抱住你跟你说让我用一辈子偿还你好不好……可是白豆腐,我连这个都做不到,我没多少天日子了!但是我跟你说哦,这笔买卖一点都不亏,用我一个人的性命换全天下人的性命,多划算啊!我知道我很自私,我不该告诉你这些的,可是我……我把我剩下的时间都赔给你好不好?我没有别的东西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爱就要放手,我会放的,再给我多几天——不,几个时辰都好,我会放的,我一定会放的……”

景天整个人蜷在凳子上,手臂环抱着曲起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视线直愣愣地钉在地面上,不敢移开分毫。他的手掌虚虚地贴在鞋面上,指尖无意识地抠着鞋头的齿沿“:我说过我会让你想起来的,到那个时候,如果你想,我一定会还蜀山一个掌门,但在那之前你就让我陪着你好不好,你就当让我好过一点……长卿,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好难受,我不想走我不想走啊长卿……

徐长卿满脸是泪地掰过景天缩成一团抖个不停的身子,眼泪还在不断地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涌出来——景天一下子慌了,也顾不得自己脸上乱七八糟的鼻涕眼泪就凑过去给徐长卿擦眼泪,声音抖个不停:“白豆腐你别哭,你别哭啊!我——”

徐长卿倾身吻住了他。

 

题外话:真的心疼拿性命换天下的景天,他本来应该快快乐乐地捣鼓他那些宝贝古董,然后当上永安当的掌柜可能再努力几年就会成为渝州城的首富了然后他就可以好好地娶一个妻子生一堆玩着金元宝长大的胖娃娃走上人生巅峰的啊QAQ他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啊他还是个雏儿啊!QAQ【噫!什么东西乱入了划掉划掉!】so长卿宝宝快去温暖他呜呜呜!两只都太好了嘤嘤嘤好心疼!所以果然一回到景卿刹都刹不住车!咳!既然说到车了就小小的剧透一下,下一章的内容——那些跟景小爷一样脑子里污污的小剧场停不下来的小天使们你们猜得非常准确但是可能会出车祸也不一定所以!嗯,别太激动!然后这一章足足三千多字的感情戏我是不是很棒!快夸我快夸我!以及这种咖啡是我的生命之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QAQ!以及小天使们请务必不要学我,生活方式一定要健康啊~

评论(5)
热度(16)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