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山木》(四十七)

47.迷宫

一阵天旋地转后,景天和徐长卿落到了地面上。

景天用力地眨了眨眼晃晃脑袋,找回意识的第一件事就是感知手心里的温度。他低头看了看和徐长卿紧紧相握的手,松了一口气,朝徐长卿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徐长卿也笑了笑,然后移开视线四下看了看。

他们在一个小城镇的镇口处,看着应是南方的城镇,一条碧绿的江河被阳光照耀得反着金色的光,静静地环绕着这座小城流淌着,江中不时泛起小小的浪花,那是金红的锦鲤越出了水面。远处的山绵延着,沉进暖融融的晚霞里,庄重又温柔地守着这片净土。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徐长卿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露出一个很小但很深的笑容:“这儿真美。”

景天也被感染着惬意地眯起眼。

“两位客人从哪里来?”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景卿二人闻声回过头,是一位花甲老人。

“老人家,我们从渝州来,请问这里是?”徐长卿的嗓音似乎也带上了些许水雾朦胧的慵懒。

“这里是青云镇,”老人家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回忆的色彩,“从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外面的人来到这里,不过相传许多许多年前曾有一位侠士打扮的人来过这里,不过后来又离开了,但那也只是相传的。这个镇很小,人也不多,但是今天呀,是我们镇长长子娶亲的日子,二位来者是客,既然到了门口了,就随我进去喝杯喜酒吧!”

“劳烦老人家了。”徐长卿礼貌地笑着应了下来。

景天笑嘻嘻的:“老爷爷,你们镇长的长子娶亲排场一定很大吧!我都听到喇叭声了!”

“温家的孩子都很善良,聪慧又明理,讨人喜欢,他成亲我们这些乡里乡亲也都替他高兴,自然也就热闹了。”老人家慈祥地笑了笑。

“温家?”徐长卿有些疑惑。

“我们镇长姓温,单名一个宁字。”老人家慢慢地往前走着。

徐长卿的眉头皱了皱,这样的一个小镇上还分家姓名的嘛?但他没再询问什么。

景天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舒适了:“老爷爷,你们这成亲新娘穿嫁衣披盖头吗?”

“当然了小伙子,这是老风俗了。”老人家似乎被景天逗笑了,乐呵呵地回答。

“是嘛,我们也快要成亲了,沾沾这儿的喜气也好!”景天接话。

“那也要恭喜你了小伙子,看你精神头这么好,媳妇一定很漂亮吧!”

“那当然,”景天骄傲地挺了挺胸脯,“我家白豆腐那可是——”

徐长卿红着脸拽了拽两人紧握着的手,用眼神示意景天不要多说。

景天见状也稍微冷静了些——这里真的太舒服了。

老人家听景天说到一半便停了,奇怪地回头看了看他们:“怎么?”

“没什么。”徐长卿摇了摇头。

老人家见状也没再问,只是抬头望着太阳落山后变得暗沉沉的群山:“太阳下山了……”

不远处喜庆的喇叭锣鼓声猛地炸响,一阵强而阴冷的风袭来,像一只看不见的手猛力撕扯开了他和景天相握的手。徐长卿脑子忽然就只剩了一片空白,他盯着面前不远处仍旧笑的温和的老人家。

他忽然发现他眼底藏匿着的两点绿影,在暗灰色的烟雾里发着幽幽的光。

 

景天猛然被人一推,始料未及地往前冲撞了两步才将将刹住脚步,他有些懵地半睁着眼看了看眼前的贴了大红“囍”字的红木门。

等——“囍”?结婚?他已经到宴厅了?

“哟!新郎官这么紧张呀!进去了可得好好站稳了!”话虽是调侃的,语气里却没有恶意。

景天愣愣地回过头去,看见一群喝高了的人,有男有女,围着自己大声笑着。他皱了皱眉,低头看向自己。

哦苍天啊!他穿着新郎官的衣服!

景天吞咽了口唾沫,咬了咬牙:“那个,有没有镜子,我、我想……”他努力地伪装成一个紧张自己形象的新婚男人。

那群人里不出所料又爆发出一阵调笑,谢天谢地他们还是给他拿来了镜子。

景天急忙举起镜子对准脸,定睛一看——嗯,还是那么帅!等等,他还是自己原来的样子!?

他抬高了目光扫视了一圈,心里急切地念着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白豆腐你在哪?白豆腐!

“好啦,”他的肩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新郎官今天最帅了!快进去吧!别让新娘子久等了!待会错过了吉时!”

然后他就被那群热情的家伙推进了新房——他们还把门锁上了!

“别紧张啊,新郎官!”外面的人离开前还不忘调笑着叮嘱一句。

靠!景天咬牙切齿,面对着门僵站着。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景天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去,总之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呃、嗨!你好新娘子!”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他一开口坐在囍床上的新娘子好像松了一口气?

“那个,我、我们能先好好聊聊吗?呃,比方说你叫什么家在哪里什么的。”景天边说着边走近了那位盖着红盖头的新嫁娘,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他现在就觉得很尴尬,而且挺过意不去的,于是他尽量把声音放轻了一些。

新娘子没有接话,像是害羞。

景天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就见那新娘子抬起手指了指桌面上的喜秤。

难道这里的习俗是要揭了盖头才能说话?景天咬了咬牙,不管了!找白豆腐重要,大不了把眼睛闭起来就是了。

他基本上是冲到了桌边一把抓过喜秤又冲回了新娘子面前,带起的风吹得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左右飘了飘。

这样会不会显得他很猴急啊?呜呜,白豆腐相信我我的心里只有你!景天眼睛一闭心一横,轻轻地撩开了新娘子的盖头。

……

咦?

怎么不说话?

景天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过去——

天!他缓缓地睁大了眼,好美!

未施粉黛的面庞被艳红的盖头拢在里面,更衬得皮肤白皙粉红,诱得人想要咬一口。淡粉的薄唇上泛着晶莹的水光,鼻翼随着呼吸轻轻地扇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淌满了温柔,水光潋滟地倒影出他痴迷的神情。

景天的心瞬间软成了一滩水,又咚咚地狂跳着。他凑进裹在火红嫁衣里的新娘,近乎虔诚地吻上了那张美好而甜蜜的唇。

唔,果然是甜的。景天细细地含着那张唇,在甜蜜的唇齿间模糊地发问:“我可以把你的盖头盖上再重新揭一次吗?这次我一定睁着眼睛,白豆腐。”

徐长卿轻轻地闷出一声笑,抬手搂住景天的脖子,加深了那个吻:“那不吉利。”

“你好美。”景天伸舌探进徐长卿的牙关,喟叹着。

徐长卿抚了抚景天的后颈。告诉自己就这一次,下次景天再用“美”这个形容词就让他睡三天书房好好修炼一下心法。


评论(7)
热度(11)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