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一只名叫史蒂夫的金毛 1

*普通人AU(傻白甜?)

*涉及CP:盾铁、冬寡(或许有Happy/小辣椒)


 

1.

“呃……佩帕?我们这是在哪?”托尼在车子的颠簸里醒过来,迷蒙着眼透过车窗看到了外边的一片青青草原。车子开的不快,他还能看到几只黑白相间的奶牛正矮着前身嚼草呢——总之车子外面阳光灿烂,一派生机,让人感到无比的舒适与悠闲,但是托尼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时候他一般是在他的糖果屋里废寝忘食(字面意思上)地适配实验呢。至于这种农家闲情——托尼斯达克和郊游?认真的?

“你醒了?”副驾驶位上的佩帕转过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往下压了压嘴角,无奈憋笑失败,只得强忍着笑意问,“需要纸巾吗?尊贵的斯达克先生?”

“什么?”托尼没反应过来。

“你睡觉的时候仰着头,嘴巴就张开了。”一旁的罗曼诺夫女士委婉地说。

张开了就张开了呗。托尼顶着他半梦半醒尚未开工的天才大脑眨了眨眼觉得莫名其妙,然后他猛地一顿——斯达克系统成功上线——托尼咻地一下合上嘴还用力地吸了吸嘴边那蜿蜒而下的、某种湿湿的、异常诡异的液体。

“嘿!”托尼皱起鼻子谴责车子里在她们的老板面前笑得“猖狂”的两位女士。

有什么好笑的!谁规定伟大的托尼斯达克就不能在睡觉的时候留口水了!

佩帕在他严厉的瞪视下笑到眼睛里冒出了泪花,然后才出于对他的怜悯——他看到了!她的眼睛里正写着“噢你这个小可怜”呢——勉强把笑意憋了回去,然后弯着眼睛给他解围:“我们在纽约郊外,上周说好的,每月一次离开科技没有机械的放松郊游。”

托尼面无表情地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无法对抗佩帕的高跟鞋和娜塔莎锋利的眉毛,于是他悄悄地挺直了脊背,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娜塔莎挑了挑眉,假装没有注意自己上司的老板出于不好明说的原因突然直起的腰板。

 

 

大概五分钟以后,在托尼即将感到不耐烦之前,哈皮将车开进了一间农场,成功地免去了一场灾难。

精准安排好这一切时间切点的娜塔莎深藏功与名地下了车,引着托尼佩帕哈皮三人沿着岔路左拐右拐然后走近了农场的饭厅。

“这儿不错。”托尼盯着娜塔莎评价道,“你来过这?”

娜塔莎勾唇一笑,谦逊地摇了摇头,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农场就这么大一眼都看光了难道需要事先来踩场吗”。

托尼沉默了一会,默默地往哈皮那边靠过去,然后看向佩帕:“我有点饿了。”

佩帕看向娜塔莎。

娜塔莎保持着刚才的微笑,优雅地安排他们落座:“马上就好。”

这还是托尼第一次在有棚的大厅里吃饭——没棚的那大都是在五星酒店里的露天酒会,感到有些新奇的史三岁左看看又看看,眼睛亮晶晶地。

大概是娜塔莎提前叮嘱过,农场里除了他们一行并没有别人,不过他猜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佩帕不想将他们的郊游变成一场商业性的官司和斯达克工业股票的大幅度波动——尽管托尼面对着两位美貌的女士曾一再强调他绝对不会搞砸这次郊游。

佩帕和哈皮对视了一眼,欣慰地一笑。

没过几秒钟托尼的眼神就被农场里那几只可爱的小奶狗给吸住了。它们圆滚滚地,互相咬在一块,拿鼻子去拱对方,在地方翻来翻去地扑腾,特别可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憨态可掬。

过一会菜上了桌,那几只小奶狗闻着香味就蹲了过来,直挺挺地立着前肢冲托尼哈哈地吐着舌头。佩帕小小地尖叫了一声,显然被可爱得不轻。

托尼扭头看她,正好看到佩帕新拿了个勺子给狗狗们舀肉骨头喂食。

托尼盯着低着头哼哧哼哧地啃着骨头的小奶狗看了一会,忍不住舔了舔唇也舀了两勺去喂。



闹腾完了,他就收回视线打算开吃了。没吃两口他就瞄到另一边不远处一把木椅子下面趴着一只蔫蔫的小狗,那把木椅子的旁边还蹲着一只……不算很大但是,那是哈士奇吗!?认真的?在农场里养哈士奇?

托尼在心里惊呼,放下了餐具,托着下巴又看回那只趴在椅子底下的瘦弱的小金毛——在农场里养金毛哈士奇什么的实在有些违和,所以它们吸引了自己的目光也很正常吧?

那只哈士奇似乎察觉了托尼的视线,凶狠地冲他龇了龇牙。

托尼愣了一下,努了努嘴心里的孩子气,啊不,好胜心就涌了上来——我又不是看你而且也就看了那只小金毛两眼你干嘛这么护犊子地瞪我,你们甚至都不是一个种类的嚣张个啥!

被愤怒(或许还有一点点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担心?)充斥了头脑的托尼操起叉子给自己的碗里填满了各种各样的肉类然后“啪”地把叉子丢回桌子上,雄赳赳气昂昂地朝那两只狗走过去。

那只小金毛似乎被一旁的哈士奇为了阻止托尼靠近而发出的威胁似的咕噜声吵醒了,它睁开眼睛,就看到蹲在椅子前面的托尼斯达克。

一人一狗一高一低地默默对视了大概有三十多秒。

小金毛眨巴着一双水汪汪地狗狗眼迷茫渴求又楚楚可怜(并没有)地望着托尼,托尼睁大了自己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凶狠”地瞪着史蒂夫,低声骂了一句:“操!”

——操操操操操!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佩帕的高跟鞋董事会的老头子比我还高的签名文件娜塔莎杀人的眼神!五次方程三角函数钯元素小呆前天又喷了一身泡沫!贾维斯昨天又跟我顶嘴了我真的要考虑把它捐到州立大学去了——不行了它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狗啊啊啊啊啊!天啊佩帕它的眼睛居然是蓝色的啊啊啊啊啊!咦好像还有一点点绿绿的啊啊啊啊不管了怎么会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不行托尼斯达克你要忍住!控制你的表情!你可是阅人无数的花花公子!怎么可以就这样被一只小金毛给攻略!天啦它怎么这么瘦!这么小一只!但是它的毛好软好软天啊!天哪它怎么这么可爱操你的!——咦?我怎么把它抱起来了?我什么时候把它抱起来的?

史蒂夫突然就被面前一脸憋得便秘样的小胡子男人腾空抱了起来,它忍不住抖了一下——没有人类愿意抱它。它磨了磨牙,尽可能凶狠地看过去,然后撞进了一汪柔软的蜜糖旋涡里。

唔。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来,史蒂夫又抖了一下。

托尼突然感觉右腿裤脚被一阵猛力撕扯着,他小心翼翼地抱住怀里的小金毛低头看去,喔,是那只哈士奇。

显然怀里的小金毛也感觉到了,它在自己的怀里发出呜呜的哀嚎——好像托尼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样。

托尼有些不是滋味地蹲下身使劲揉了揉哈士奇的脑袋,然后他看到哈士奇胸前带着的小牌牌,上头写着大大的——巴基。

“你叫巴基呀。”托尼又揉了揉巴基的脑袋,然后把小金毛小心地放到地面上,有些担忧地看着它辛苦地喘着气,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把装满了肉的碗推到了它们面前。

巴基担心地凑过去舔了舔小金毛的脖子,低声地呜叫着。

小金毛又喘了一会,才缓过来“汪”了两声。

巴基放了心,凑过去闻了闻碗里的肉,又抬起头来怀疑地看了托尼一眼——呃,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把怀疑这个词用在了一只狗身上。

托尼翻了个白眼,有些愧疚地看着虚弱的小金毛勉强地站立起来,也凑近了那只碗,嗅了嗅,然后它抬起头来感激地看了托尼一眼,欢快地冲他摇了摇尾巴,毫无芥蒂地埋下头去吃了起来。

徒留托尼一脸惊恐的蹲在那里,完全不想回忆自己刚才再一次把感激这种形容人的词汇用在了一只狗身上。


TBC.

评论(14)
热度(61)

盾铁盾ONLY|复联友情亲情向

© 苏瑞Mia | Powered by LOFTER